手机
查字典网 辩论网
当前位置查字典 > 辩论网 > 名人智辩 > 马克·吐温幽默口才

马克·吐温幽默口才

来源:查字典辩论网  发布时间: 2017-04-17

  治梦游症

  一天,马克吐温听见好多人在谈论梦游症。其中有一个是远近闻名的梦游症患者。马克吐温说:我有办法治疗梦游患症。 那患者十分高兴地恳求道:先生,请您帮帮我治疗治疗好吗?马克吐温说:那太简单了,你买上一盒图钉,睡前撒在床边的地上,准能治好你的梦游症。

  捉弄牧师

  有一位牧师在讲坛上说教,马克吐温讨厌极了,有心要和他开一个玩笑。牧师先生,你的讲词实在妙得很,只不过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见过,xuexishu.com,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在上面。那牧师听了后不高兴地回答说:我的讲词绝非抄袭!但是那书上确是一字不差。那么你把那本书借给我一看。牧师无可奈何地说。 于是,过了几天,这位牧师接到了马克吐温寄给他的一本书--字典!

  必须站着

  马克吐温有一次到一个小城市演讲,他决定在演讲之前先理理发。您喜欢我们这个城市吗?理发师问他。 啊!喜欢,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马克吐温说。您来得很巧,理发师继续说,马克吐温今天晚上要发表演讲,我想您一定是想去听听的喽?是的。马克吐温说。您弄到票了吗?还没有。这可太遗憾了!理发师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惋惜地说:那您只好从头到尾站着了,因为那里不会有空座位。对!幽默大师说,和马克吐温在一起可真糟糕,他一演讲我就只能永远站着。

  书与割草机

  有一次,马克吐温向邻居借阅一本书,邻居说:可以,可以。但我定了一条规则:从我的图书室借去的图书必须当场阅读。 一星期后,这位邻居向马克吐温借用割草机,马克吐温笑着说:当然可以,毫无问题。不过我定了一条规则:从我家里借去的割草机只能在我的草地上使用。

  一针见血

  美国有一位百万富翁,他的左眼坏了,花好多钱请人给装了一只假的。这只假眼装得真好,乍一看,谁也不会认为是假的。于是,这百万富翁十分得意,常常在人们面前夸耀自己。 有一次,他碰到马克吐温,就问道:你猜得出来吗?我哪一只眼睛是假的?马克吐温指着他的左眼说:这只是假的。 百万富翁十分惊异,说:你怎么知道的?马克吐温说:因为你这只眼睛里还有一点点慈悲。

  我没关系

  马克吐温在著名画家惠斯勒的画室参观时,伸手去摸了一摸一幅油画。惠斯勒装着生气地喊道:当心!难道你看不出这幅画还没干吗?啊,没关系,反正我戴着手套。马克吐温答道。  儿童票

  马克吐温上了火车,可是火车开得很慢,他十分着急。这时列车员过来查票,马克吐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儿童票给他看。列车员笑着说:我看不出,你竟然还是个孩子!马克吐温答道:我买这张票时是孩子,可现在长大了。可见,你们的车太慢了。

  去哪里

  马克吐温继续找车票,可是他翻遍了所有的口袋,却找不到。列车员就劝他:算啦,马克吐温先生,我认识你,没关系。什么没关系!马克吐温嚷道,我必须找到这该死的车票,否则,我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呢?

  推下车

  马克吐温感觉疲倦了,想睡觉,可是又怕坐过站,于是就对列车员说:到了站如果我还没醒的话,你就干脆把我推下车算了。谁知他一觉醒来,车早已过了站。马克吐温怒气冲冲地责骂列车员,大声叱责:你这个笨蛋,惹我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列车员倒是很冷静,他说:哈,我看你的脾气不如那个美国人的一半呢,我把他推下车的时候,他不但骂,还打人呢!

  住宿

  马克吐温来到小镇上已是晚上了,他便找了一家旅馆准备住下。登记时,他发现很多旅客都这样登记,譬如:福特公爵和他的仆人。这位大作家也挥笔写道:马克吐温和他的箱子。

  理发

  第二天起来去演讲前,马克吐温决定先去理个发。先生,你好像是从外地来的?理发师问。是的,我第一次来。你真走运,因为马克吐温也来了这里,你可以去听他的演讲。那可一定要去。先生,你有入场券吗?我没有。这可太遗憾了,理发师耸耸肩膀,双手一摊,惋惜地说,那你只好从头到尾站着听了,因为票早已卖完了。真倒霉!马克吐温说,每次那家伙演讲,我就得一直站着。

  的士司机

  马克吐温拦了一辆的士准备赶往会场。你是去听马克吐温的演讲吗?司机问。是的。马克吐温回答,可是我不知道听他的演讲值不值?太值了!司机兴高采烈,马克吐温讲得太幽默,太风趣了,每次我都是在收音机里听到他的演讲,这一次可亲眼目睹他的风采了。下车时,马克吐温一高兴,给了司机100元,说演讲完了还坐他的车。司机欣喜若狂:我会一直等你出来的,去他妈的,什么马克吐温!

  双胞胎

  演讲中途,有人问马克吐温,他是不是有一个孪生兄弟。马克吐温伤心地说:有一天,保姆在替我们兄弟俩洗澡时,不小心淹死了一个。最叫人难过的就在这里,每个人都以为活下来的是我,其实不是,活下来的是我弟弟,淹死的才是我。

  黑色领带

  这时,学习树,会场引起了一片**,一个脖子上只系着一条黑色领带的男人走了进来。警察把这个有伤风化的男人按住了。这个男人大喊冤枉:我的请柬上明明写着:只准系黑色领带。谁知道来了一看,大家不但系了黑色领带,还穿了衣服!

  玩笑

  马克吐温平日喜欢开别人的玩笑,然而这次他被别人开了一个玩笑。会场中一个年轻人说:马克吐温先生,我有一位叔父,不管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使他露出笑容,你能吗?马克吐温不相信。年轻人的叔父被领到台前,马克吐温发挥自己的幽默天才,一连讲了三个有趣的故事,逗得全场大笑不断,可是,老人脸上毫无表情。无奈何,马克吐温只好讪讪停止。这时年轻人大笑:马克吐温先生,你上当了,我的叔父耳朵已经聋了好几年了!

  郑重声明

  演讲中,马克吐温激愤地说了一句:美国国会中的有些议员是狗娘养的!此言一出,举座大惊,当场就有些议员愤慨万分,纷纷要求他澄清或道歉,否则诉诸法律。马克吐温不得不道歉,他是这样道歉的:本人刚才发言,引起一些人的兴师问罪,我考虑再三,觉得刚才的话是有些不妥,因此郑重声明,把我的话修改如下:美国国会中的有些议员不是狗娘养的!

  说假话

  晚上,马克吐温应邀去赴宴。席间,马克吐温对一位贵妇说:夫人,你太美丽了!不料那妇人却说:先生,可是遗憾得很,我不能用同样的话回答你。头脑灵敏、言辞犀利的马克吐温马上笑着回答:那没关系,你也可以像我一样说假话。

  领 带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1835-1910年),曾经是斯托夫人的邻居。他比斯托夫人小24岁,对她很尊敬。他常到她那里去谈话,这已成为习惯。 一天,马克吐温从斯托夫人那里回来,他妻子吃惊地问:你怎么不结领带就去了? 不结领带是一种失礼。他的妻子怕斯托夫人见怪,为此闷闷不乐。 于是,马克吐温赶快写了一封信,连同一条领带装在一个小盒里,送到斯托夫人那里去。信上是这样写的:斯托夫人:给您送去一条领带,请您看一下。我今天早晨在您那里谈了大约30分钟,请您不厌其烦地看它一下吧。希望您看过马上还给我,因为我只有这一条领带。

  幸福的婚事

  马克吐温爱上了头发乌黑、美貌惊人的莉薇***,他们在1870年2月2日举行了婚礼。婚后不久,马克吐温给友人写信,在信中,他不无幽默感地说:如果一个人结婚后的全部生活都和我们一样幸福的话,那么我算是白白浪费了30年的时光。假如一切能从头开始,那么我将会在呀呀学语的婴儿时期就结婚,而不会把时间荒废在磨牙和打碎瓶瓶罐罐上。

  广 告

  一位商界阔佬对马克吐温说:我想借助您的大名,给敝公司做个广告。马克吐温说:当然可以! 第二天在马克吐温主办的报纸上登出了如下文字:一只母苍蝇有两个儿子。她把这两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爱护备至。一天,母子三个飞到商业公司的商店里。一只小苍蝇去品尝包装精美的糖果,忽然双翅颤抖滚落下来,一命呜呼!另一只小苍蝇去吃香肠,不料也一头栽倒,顷刻毙命。母苍蝇痛不欲生,扑到一张苍蝇纸上意欲**,尽管大吃大嚼,结果却安然无恙! 阔佬看完广告,气得直翻白眼。

  死是千真万确的

  某一个愚人节,有人为了戏弄马克吐温,在纽约的一家报纸上报道说他死了。结果,马克吐温的亲戚朋友从全国各地纷纷赶来吊丧。当他们来到马克吐温家的时候,只见马克吐温正坐在桌前写作。亲戚朋友们先是一惊,接着都齐声谴责那家造谣的报纸。马克吐温毫无怒色,幽默地说:报道我死是千真万确的,不过把日期提前了一些。

  非吉非凶

  马克吐温在密苏里州办报时,收到一个订户的来信。信中问:马克吐温先生,我在报纸里发现一只蜘蛛,请问您这预兆着的是吉?是凶? 马克吐温回信说:这不是什么吉兆,也并非什么凶兆,这蜘蛛不过想爬进报纸去看看,哪个商人没有在报纸上登广告,它就到那家商店的大门口去结网,好过安安静静的日子。

  知己知彼

  马克吐温曾在圣法朗西士哥《呼声报》编辑部任职。 他在那里工作了6个月之后,有一次,给总编辑叫了进去说:以后你不必在这里工作了。 马克吐温瞪着眼望着他,问道:你们到底为了什么缘故不用我呢?为的是你太懒,而且一点也不中用。呵,你真蠢得可以了,马克吐温笑着回答,你要用6个月的时间才晓得我太懒而不中用,可是我在进来工作那一天便晓得了。

  不许侍奉二主

  摩门教徒是基督教的一个教派,主张一夫多妻制。一次,马克吐温与一位摩门教徒就一夫多妻问题展开争论。摩门教徒说:你能在《圣经》中找到一句禁止一夫多妻的话吗?当然可以,马克吐温说,马太福音第六章第二十四节说:谁也不许侍奉二主。

  鲸与作家

  马克吐温收到一位初学写作的青年的来信。写信人对这样一个问题颇感兴趣:听说鱼骨里含有大量的磷质,而磷则有补于脑,那么要成为一个举世有名的大作家,就必须吃很多很多的鱼才行,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符合实际。他问马克吐温:您是否吃了很多很多的鱼,吃的又是哪种鱼? 马克吐温回信说:看来,你得吃一条鲸才成。

  联想和说谎

  作家把真人真事编成美丽的口头故事,要有丰富的大胆的联想。 有一位专门在细节的真实性上吹毛求疵的批评家,曾经指责马克吐温说谎。 马克吐温挖苦地说道:假如您自己不会说谎,没有说谎的本事,对谎话是怎样说的一点知识都没有,您怎能判断我是说谎呢?只有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的人,才有权这样明目张胆地武断地说话。您没有这种经验,而且也不可能有。在这一方面,您是一窍不通而又要充内行的人。

  小错和大错

  有人问马克吐温,小错误和大错误有什么区别。马克吐温说:如果你从餐馆里出来,把自己的雨伞留在那里,而拿走了别人的雨伞,这叫小错。但如果你拿走了别人的雨伞,而把自己的雨伞留在那里,这就叫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