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查字典logo
当前位置:查字典>>词语字典 >> 培雷火山
词语查找

培雷火山

目录
1、基本解释
2、详细解释

基本解释

   加勒比海东部西印度群岛的马提尼克岛北部的一座穹形活火山。1902年喷发曾造成巨大灾难。

详细解释



   培雷火山(Peléan volcanic):

  培雷火山位于加勒比海东部西印度群岛的马提尼克岛北部,高1350米,为全岛最高峰。因顶部为光秃熔岩而得名。东加勒比海诸岛中活动最频繁的活火山之一。1792年、1851年曾有小规模喷发。1902年5月8日猛烈喷发,其南6公里的圣皮埃尔全城被毁,喷发物覆盖了全岛六分之一的土地,全城3万居民几全部丧生。同年8月30日继续喷发,又毁灭两个村镇。1929-1932年期间仍有轻微活动。山坡平缓,覆有茂密森林,山麓土壤肥沃。圣皮埃尔城离该火山约6千米。培雷火山是穹形火山的典型代表,年龄已达30万年。它是由中酸性熔岩及火山碎屑组成的层状火山。

  “火焰喷射器”:

  培雷火山和大多数火山不同,它的顶部是光秃秃的熔岩,喷火口向水平方向伸展,而不是向上或斜向上方的,因此有“火焰喷射器”之称。在1902年的大爆发之中,滚烫的熔岩伴随着火焰沿水平方向飞出。以290公里的时速向南方喷射,所到之处,森林化为灰烬,岩石成为面粉,房屋成了废墟,海水翻滚沸腾,一切乌有。

  培雷火山为什么独特地向水平方向喷射呢?原来,培雷火山的颈口通道呈水平状态,同时它的熔岩粘稠度很大,像个大瓶塞那样紧紧塞住火山的颈道,要积聚巨大的力量才能冲破它。由于地壳内部岩浆不断活动、积聚,压力不断增大,“瓶塞”被冲开,就形成了水平方向的大爆发。当大量气体和火山灰喷出后,地下的压力逐渐减弱,粘稠的熔岩很快把通道堵塞,地下熔岩被封住了。

  1902年大喷发:

  培雷火山在1902年的一次喷发,是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火山喷发,也是世界上损失最惨重的灾难之一。

  培雷火山是座活火山,1753年,当圣皮埃尔在南麓略具城市雏形时,就曾爆发过一次。此后时断时续,不时喷点烟火,这没有给居民带来什么灾难,而且为城市增添了异常景色。每到假日,市民总要到弥漫着硫磺味的火山口沿观赏烟幕,在山坡野餐,到温泉洗澡。

  1902年2月开始,这座火山从50多年的“沉睡”中苏醒过来,开始活动。圣皮埃尔的居民发现一连串奇事:银器表面变黑了、动物烦躁不安、牛在夜里叫唤、鸟儿飞离培雷火山的森林、野兽逃亡、蛇群迁居,有的动物莫名其妙地死亡了。原来,空气中增加了含硫气体,银遇硫而起化学变化,变成黑色的硫化银。这是火山即将喷发的警报,但与培雷火山和睦相处了一辈子的市民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1902年4月23日,火山山顶冒出黑色烟柱,爆炸声如雷轰鸣,火山灰纷扬而下,将街道和屋顶蒙上薄薄一层。这使居民们大为吃惊。粉尘越喷越多,漂落到离培雷火山口5英里外的圣彼埃尔城。居民都躲到家里,学校和商店关了。折腾了好几天,火山又停止了一切活动。人们松了一口气。

  几天后,山顶上的湖泊由于地热而沸腾,发出“咝咝”声响,蒸发出大量水气。原来自山上流下,穿过圣彼埃尔城的平静小溪,变成了沸腾的河流。当年,一个非常黏稠的熔岩尖顶从培雷火山的山顶上冒了出来。它在崩塌前达到了200米的高度。如果不是连续3次崩塌的话,它的高度将达到850米!

  在圣彼埃尔作为一个城市存在的最后几天里,发往美国的信件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恐怖、厄运、死亡即将降临的可怕气氛。有人形容圣彼埃尔是个“布满灰雪的城市,景况如冬天却不寒冷”。居民人心惶惶,有的弃家而逃。许多人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厄运,是火熔岩流、石头雨,还是来自海上的灾难?是被火烧死还是闷死?

  圣皮埃尔镇的悲剧,很大程度上是愚昧、错误的决策酿成的。因为早在火山喷发前的一个月,人们就已经发现了十分明显的前兆:

  4月2日,培雷火山就开始有大量硫化氢气体喷出;1902年4月23日,培雷火山喷出粉尘,好几天正午时分,天空一片昏暗,布满粉尘;5月2日,火山再次猛烈喷发,从锯齿状边沿的缺口抛出大量熔岩和泥上,落到附近河中,河水沸腾。熔岩流吞没离城3公里许的一家糖厂,厂房连同150名工人在高温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熔岩热流接触海水时,咝咝声大作,液体化为蒸汽,离陆地50米内海滩见了底,转眼卷来阵阵巨浪,猛击海岸,吞没了许多渔船。4月27日,火山顶上的火山湖不断冒出了热气腾腾的气体;5月4日,山顶上不时传来雷鸣般的爆炸声;5月5日,培雷火山山坡出现几处火山口,这些火山口喷出粉尘和石子,一道道泥浆河、岩浆河从火山口流出,浓密的硫磺气味笼罩着圣彼埃尔城;5月6日,火山喷出的火山灰纷纷扬扬,降落在周围地区。烟雾笼罩全镇,天空一片昏暗……

  这么明显的火山喷发征兆出现在人们面前,况且培雷火山早在19世纪50年代前曾经喷发过一次,是座活火山,照理说政府早就应该预报灾难、疏散居民了。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引起当局的警惕和重视。

  市民害怕了,纷纷逃往郊外和南边19公里的法兰西堡。5月3日,马提尼克总督洛易斯•穆蒂特为了稳定局面,保证选举的正常进行,召开地方人士和官员联席会议。一致认为:火山口开得很大,一条条熔岩流倾泻入海,岩浆流完了,城市危险期已过去。会后,报纸连篇累读报道这个“科学结论”。军队也出动了,动员外逃的市民返回家园,阻止未走的居民外迁。由于官方和报纸的宣传,许多居民也无法在岛屿的其他地方找到合适的家,大部分市民都回来了。许多人回来后就住在了火山的山坡上,有的甚至住在离山顶只有2000英尺处。为了5月10日的大选,为了自己捞选票,穆蒂特将几万人的生命当为儿戏。

  甚至就连当时的科学权威兰兹教授也丧失了科学家起码的求真、求实的可贵品质,充当了政府的宣传工具。如果说,培雷火山的喷发是大自然逞凶,那么,贪婪、无知的总督所做出的愚昧决策就是圣皮埃尔3万多居民的真正凶手。于是,面对培雷火山的轰鸣。山脚下圣皮埃尔城的居民们根本不在乎。

  火山爆发前许多人的行为简直像疯子一样。一个名叫拉维特的家伙在末日来临前一天领着一群欧洲游客到危险的山坡上,想目睹喷射而出的火山灰、蒸汽和熔岩。他们认为这是“小说里的奇观壮景”。

  终于,“小说里的奇观壮景”来了。

  火山连续十几天的轰鸣、喘息,到5月7日夜晚销声匿迹,大地显得那么静谧,人人庆幸大难已经过去,放心地睡了一个好觉。在5月8日早晨七点半钟的时候,大地一片寂静。似乎培雷火山已经安静下来了。

  忽然在5月8日早上7时52分,培雷火山开始猛烈地喷发,山体突然炸开,随着震天的巨响而来的是一条眩目的巨大火舌直冲天空,窜高数百米。1100平方公里的马提尼克岛也似乎在颤抖。

  岛上的人还来不及欣赏这一景象,大量有毒的温度高达800℃的气体和火山灰就夹带岩弹、灰浆,猛烈喷发出来,形成股股黑烟和一片白色的汽云——一种致命的、移动迅速的云状物,由热气和浓厚的液化火山微粒组成,遮住了太阳,汽云中有一道道紫色的Z字形的闪电。一阵阵火山灰雨和熔岩,加上一阵阵有毒烟雾。向圣皮埃尔城奔来,笼罩了圣皮埃尔城。

  培雷火山好像一支无与伦比的火焰喷射器,滚烫的熔岩伴随着火焰沿水平方向飞出。以290公里的时速向南方喷射,所到之处,森林化为灰烬,岩石成为面粉,房屋成了废墟,海水翻滚沸腾。火山烈焰喷到哪里,哪里化为乌有。顷刻间,山下的圣皮埃尔小城变成一片瓦砾,遭受了空前的毁灭,死伤无数。

  圣彼埃尔有二三分钟时间处于极度痛苦和疯狂之中。人们都想逃命,但刚跑到一半就被卷到大风里去。只要吸一口气就会丧命,肺立刻被烧伤。烈火飓风将数千人困在船坞上,成群的人倒下来。

  汽云中燃烧的火山气体使圣皮埃尔燃起大火,火灾使圣皮埃尔城中剩下的人在五分钟内也全部死亡,城中居民不是被烧死,就是因缺氧窒息而死。

  圣皮埃尔城里储存着几千桶酒,都被点着了,酒像燃烧的河水一样流过大街,烧毁了几百座建筑物。

  圣皮埃尔港口繁忙,是当时西印度群岛贸易中心之一。火山爆发前,许多小船已经离开圣彼埃尔美丽的港口,可是当天仍在圣皮埃尔港停泊着17艘远洋轮船和众多的木船、小艇,一早都在忙着自己的活计。这些船大都是英国和美国的。他们认为如果有危险,还来得及起锚把船开走。

  由于圣皮埃尔港也被汽云点燃,大火、毒气、浓烟冲下山坡。滚烫的石头落到海里,烧着了停泊在港口内的船只,激起12英尺高的巨浪,波及法兰西堡。港内所有船只立刻被冲击波掀翻,船只全部被掀入热气腾腾的海里,跳海的船员均被沸水烫死。16艘船被烧沉,只有两艘逃离,但是船员只剩下几个了。火山喷发彻底摧毁了这个大港口。

  早晨7时许,又有一艘大船进港,即英国货轮 “罗达姆”号。奉港务局之命,船长弗里曼将船开到检疫码头附近停靠,离其他船较远。船员在甲板上准备卸货,从格林纳达来的23名装卸工也待命作业。

  火山爆发的爆炸声传来时,机警的弗里曼船长立刻从船长室跳出来,向机房发令:“全速前进!”自己奔进驾驶室开船。一阵热浪袭来,船差点翻身,驾驶室门扇砰然关上,弗里曼被掀翻在地,脸朝下匍匐在船板上。

  船经受了第一次冲击后,机器启动,螺旋桨转动起来,离岸前进。谁料走了30米卡,住了,还没有起锚呢。还活着的船员狠命起锚,但丝纹不动。船长冒着滚热的火山灰雨冲了出来,甲板烧穿皮鞋底烫伤了他的双脚。他企图拆断锚链,但尝试失败,只好命令“全速倒车”。好似注定要覆灭的一样,怎么拉也拉不断。此时,一股巨浪将船高高托起,锚链断了。弗里曼开了船,全速冲出外海。

  甲板蒙着一层呛人的面粉似的火山灰,把水手和装卸工的尸体盖得严严实实。23名装卸工只存活六人,其中三位轻伤的正帮助活着的船员照料锅炉房。过了一个多钟头,千疮百孔的“罗达姆”号,摇摇晃晃驶进南边的圣卢西亚岛的卡斯特里港。港务官员登船,只见甲板上尸体枕藉,船体被烧得千疮百孔,船长的头发、制服都烧焦了,脸孔布满脓泡,失去皮肤的手掌露出血红的肌肉,皮肉烧成了煮熟了的虾一样的颜色。

  圣卢西亚的港务官员从弗里曼船长的口中,得知了圣皮埃尔连同港口所有船只全部蒙难的确讯。5月10日的英国《泰晤士报》发布了这条消息。由于圣皮埃尔充满瓦斯,救护人员三天后才入城救灾。

  侥幸逃脱的两条船上的船员,看到了一种可怕的景象:整个城市都在燃烧,房屋成了废墟,大树被连根拔起,看不见人迹,听不到一点人声。那些动作稍慢的船几乎没有一艘逃出来。水手们相信,除他们之外,其他人一定都死了。

  但他们错了,在这时的圣皮埃尔城,还有两名居民大难不死,成了这场灾难的唯一见证人。一是名关在地牢中的重犯,另一名是一位藏在厚门墙后面的鞋匠。

  28岁的黑人鞋匠利早•康佩尔•利安徒,在火山爆发刹那间,正坐在门口,随着一声巨响,猛跌到门后。当他昏醒过来时,全城都在燃烧,屋内的人全部死光了。他拖着疲乏的身躯在虚墟上晃荡,想找一个同伴,找一点水和食物。没有,什么也没有,除了他,没有其他生命存在,他奇迹般地活下来了,主要是他的肺没有受伤。在那灭亡的时刻,他肯定屏住了呼吸,没有吸入致人死命的灼热毒瓦斯,再就是牢固的门墙庇护了他。

  到了第三天,麻木的快发疯的利安徒踟躅到原市政府监狱附近,听到一阵微弱的喊声,好像死鬼从地底下发出的呻吟。想起比比皆是的发臭的死尸,他怕极了。正当他准备拔腿逃跑时,声音更急了,甚至有撞门的声响。渴望找到同伴的信念,驱使利安徒顺声走去。原来这是死囚牢间发出的人声。他砸掉了门锁,打开牢门,一个伤痕累累的黑人扑到他怀里。

  囚徒名叫奥古斯特•西珀里斯,25岁,码头装卸工,被控杀人判处死刑待决。这所牢房是个半地下室,小而坚固,只有一个小孔流通空气,关在里边的死囚绝无越狱的可能。

  这天早晨,西珀里斯正盼望送早餐来,小孔的光线突然消失,一股热风猛然喷入,牢外房顶发出可怕的撞击声。西珀里斯跌扑地上,把头埋到胳膊里,极力不去吸那难受的浓烟热气。待烟消热散,他爬起来,感到浑身的痛,原来裸露部分给热浪烧伤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但他通过嘈杂的声音和传到地牢里的热气,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久,一切都平静下来。他不明白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拼命呼喊,但没有人送饭来。两天滴水未进,忍受着烧伤的痛苦,祈望呼喊哀求能引起狱卒的同情。可是,完全无济于事。一连四天他没吃没喝,几乎连新鲜空气也没有了。他不抱希望,停止喊叫,认定当局就是采用这种手段把他处决了。他觉得他是圣皮埃尔城最不幸的人。谁料第三天,附近有了人的走动声,他拼尽余力叫喊。最终,那个鞋匠发现了他。

  后来他才发现,原来他是最幸运的人。他被救出来,亲眼看到了城市的废墟。这是历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命运安排:一个被指控犯了谋杀罪并被判处死刑的人,却成了全城二名幸存者之一。

  灾难后,圣皮埃尔城除了唯一存留的大教堂的钟楼保持基本完整,孤立于断垣之中外,全部建筑都沦为半熔状态的废墟,教堂钟楼的指针永远停留在了7时52分刻度上,教堂与剧院被夷为平地。蓬港圣母院4吨多重的纪念塑像就像一根麦秆一样被挪走。贝尔丹广场290吨重,15米高的灯塔也被推倒。锚地中的船舶也沉没了。全部灾难过程不过3分钟,留下了29933具尸体。该火山喷射出的热量和火山灰比广岛原子弹爆炸时还要强40倍。

  圣彼埃尔有30000多具尸体。处理这些尸体是一项巨大而又困难重重的工作,花了几个月时间。在这几个月中,那座火山一直落下火山灰和岩浆,威胁着掘墓人的生命安全。

  培雷火山大爆发的影响:

  培雷火山爆发后,圣皮埃尔毁灭了,马提尼克的首府迁到了法兰西堡。废墟旁边另建了一座同名城市,现有人口6000人。城里设有地质实验室和火山学博物馆,废墟成了最好的展览品。

  培雷火山喷发对马提尼克岛经济的破坏如此之大,人员伤亡如此骇人听闻,以致政府曾计划立刻让所有人员完全撤离该岛,但后来没有这样做。经济得到重建,今天马提尼克岛有32.7万人口,大约是火山喷发前人口的2倍。

  培雷式火山喷发:

  在那个年代,火山学还是一门简单的科学,人们并不清楚这种由气体和碎屑混合而成的火山碎屑流是怎么一回事。这次灾难后,法国一位名叫阿尔弗雷德•拉克鲁瓦的地质学家在《培雷火山及其喷发》一书中详细地叙述了这次喷发。这本书出版于1904年(马松出版社出版),厚达622页。这次令人伤心的、著名的喷发构成了一种新的火山喷发类型——培雷式火山喷发 (Peléan eruption),又叫热云式火山喷发。从那以后,所有这种类型的火山喷发都被称为“培雷火山型”。

  培雷式喷发的岩浆黏度很高,爆炸特别强烈。明显的特征为炽热的火山碎屑流,一种温度非常高的气体,夹杂大量的细粒碎屑、火山灰及岩石形成巨大的火烧云,粗粒碎屑则以极大的速度沿着山坡冲下去,产生类似台风的破坏。培雷火山大爆发也成了培雷式火山喷发的范本。发生培雷式喷发的火山不少,其中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拉明顿火山、菲律宾的马荣火山和印度尼西亚的喀拉喀托火山等都属于培雷式喷发。

  大爆发后的培雷火山:

  1902年8月30日,培雷火山再次以一次更加猛烈的爆发摧毁了更加广阔的地区,其中包括莫尔纳鲁日市,又有2000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营救人员、工程师和往岛上运送救援物资的海员。培雷火山在1792年、1851年、1929年也经历过三次轻微的喷发,说不定哪一天又来一次大爆发,再度制造灾难。现在的培雷火山,常年云雾迷漫。深山幽谷,悬瀑似练,绿草如茵,景色秀丽,成了著名的旅游胜地。

  在1902年8月的大爆发后,培雷火山在火山口内拱起了一个直径约800米的穹隆状熔岩圆顶丘,几个月后,又从岩穹的上部逐渐长出了一块尖削的岩石,高达375米,成了一座天然的纪念碑,而在岛周围的海底,却因此而下陷了。这块岩石像葡萄酒瓶子中的软木塞那样堵着火山通道,由于岩浆内部的压力越来越大,在后来的一次爆发中,最终把它完全炸掉。

  无法解开的谜:

  培雷火山在1902年爆发后,从废墟发掘出来的动物只有一只猫的尸体。其他动物到哪里去了?原来,早在爆发前一个月,鸟兽大都远走高飞。这一年,候鸟不再来休憩,而是径直飞向南美洲。岛上的留鸟在火山爆发前,发出震耳的鼓噪声,纷纷离岛飞去。草丛中的蛇也纷纷游走,野生动物都离开了火山,去向不明。动物为什么能预报火山爆发呢?可能是动物对超声波、微小振动和红外线有灵敏的感觉,但目前还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