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唐诗 宋词 元曲 近代诗 文言文 写景的古诗 论语 诗经 孙子兵法 爱国的诗句 李白 杜甫
当前位置:查字典>>文言文>>察相第六

察相第六

为在用人之前就能知人,作者从源远流长的相人术中摘其实用而合理的经验,分类予以概述。清末儒将曾国藩结合他阅人无数的实践和二千多年的相术理论,总结出二句经典性的相人总则,可作为本篇的提要:“端庄厚重、谦卑含容是贵相;事有归着、心存济物是富相。”

【经文】

《左传》曰:“周内史叔服如鲁,公孙敖闻其能相人也,见其二子焉。

叔服曰:‘谷也食子,难也收子。谷也丰下,必有后于鲁国。’”[杜预曰:

“丰下,谓方面也。”

郑伯享赵孟于垂陇,七子从。赵孟曰:“七子从君,以宠子也。请皆赋以卒君贶。”子展赋《草虫》。赵孟曰:“善哉!人之主也。抑武也不足以当之。”印段赋《蟋蟀》。赵孟曰:“善哉!保家之主。吾有望矣。”子展其后亡者也,在上不忘降。印氏其次也,乐而不荒。乐以安人,不淫以使之,后亡,不亦可乎?]

《汉书》曰:“高祖立濞为吴王。已拜,上相之曰:‘汝面状有反相,汉后五十年,东南有乱,岂非汝耶?天下一家,慎无反。’”

[《经》曰:“眉上骨斗高者,名为九反骨。其人恒有包藏之志。”又曰:

“黄色绕天中,从发际通两颧,其两眉下各发黄色,其中正上复有黄色直下鼻者,三公相也。若下贱有此色者,能杀君父。”

《春秋左氏传》曰:楚子将以商臣为太子,访诸令尹子上。子上曰:“是人也,蜂目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弗听。后谋反,以宫甲围成王,缢之。

又曰:楚司马子良生子越椒,子文曰:“必杀之。是人也,熊虎之状而豺狼之声。弗杀,必灭若敖氏矣。谚曰:‘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畜乎?”子良不可,后果反,攻主,楚王鼓而进,遂灭若敖氏。

又曰:晋韩宣子如齐,见子雅。子雅召其子子旗,使见宣子。宣子曰:

“非保家之主也。不臣。”(杜预曰:“言子雅志器亢也。)后十年来奔。

周灵王之弟儋季卒,其子括将见王而叹。单公子愆期闻其叹也,入以告王曰:“不泣而愿大,视躁而足高,心在他矣。不杀必为害。”王曰:“童子何知?”及灵王崩,儋括欲立王子佞夫。周大夫杀佞夫。

齐崔杼帅师伐我,公患之。孟公绰曰:“崔子将有大志,不在病我,必速归,何患焉?其来也不寇,使人不严,异于他日。”齐师徒归,果弑庄公。

鲁、楚会诸侯而盟。楚公子围设服离卫。鲁大夫叔孙穆子曰:“楚公子美矣,君哉!”(杜预曰:“设君报也。”)此年子围篡位。

卫孙文子来聘,君登亦登。叔孙穆子趋进曰:“诸侯之会,寡君未尝后卫君,今吾子不后寡君,未知所过。吾子其少安。”孙子无辞亦无俊容。穆叔曰:“孙子必亡。为臣而君,过而不悛,亡之本也。”后十四年林父逐君。

初,郑伯享赵孟,七子赋诗,伯有赋《鹑之贲贲》。享卒,赵孟告叔向曰:“伯有将为戳矣。诗以言志,志诬其上而公怨之,以为宾荣,其能久乎?”

魏时管格相何晏、邓扬当诛。死,辂舅问之,曰:“邓扬行步节不束骨,脉不制肉,起立倾倚,若无手足,谓之鬼碜。何之视候,魂不守宅,血不华色,精爽烟浮,容若枯木,谓之鬼幽。鬼碜者,为风所收;鬼幽者,为火所烧。自然之符,不可蔽也。”

宋孔熙光就姚生曰:“夫相人也,天欲其圆,地欲其方,眼欲光曜,鼻须柱粱。四渎欲明,五岳欲强。此数者,君无一焉。又君之眸子脉脉如望,羊行委曲而失步,声嘶散而不扬。其唯失其福禄,将乃罹其祸殃。”后皆谋反,被诛杀之矣。]

由此观之,以相察士,其来尚矣。

【译文】

《左传》上说:“公元前626 年,周襄王派内史叔服到鲁国去参加葬礼。

公孙敖听说他很善于看相,于是就把自己的两个儿子谷和难引见给他。叔服看过后说:“你的儿子谷可以供养你,名叫难的这个儿子将来可以安葬你。

谷的下额丰满,他的子孙一定会在鲁国兴旺起来。”

[郑简公在垂陇(今郑州市西北)宴请赵孟,有七个人跟随着简公。赵孟说:“有七个人跟随着君王,这是对我的宠幸。请让他们诵诗助兴,以示我对大王恩宠的感谢。”子展诵了《草虫》。赵孟说:“好啊!这表示可作者百姓的保护人。可我还不够当君子啊!”印段朗诵的是《蟋蟀》。赵孟说:

“好啊!这是能守成的象征。我有希望了。”后来事实证明了赵孟的预测:

子展亡在最后,身居高位而心情安宁;印段后来喜好歌舞而不荒废时令。乐舞本是用以安定民众的,不过分侵害百姓,亡在最后,不是很应该的吗。]

《汉书》上说:“汉高祖封刘濞为吴王之后对他说:“看你的相貌,有谋反的迹象。这以后五十年的时间里,东南方向将有大乱,难道会应验在你身上吗?天下都是我们刘姓一家的,你一定注意不要这样做。”

[《相经》上说:“眉上的两块骨头太高,叫‘九反骨’。表示这种人常常有反心。”又说:“上额正中头发边线处的骨头叫天中,如有黄色沿着头发边一直通到两太阳穴,或两块眉骨上发黄色,或黄色从天目穴(这里的骨头叫中正)直通鼻梁,这都是位至三公的贵相。如身为下贱的人有这种骨相,那就是弑君杀父的表示。”

《左传》中记载了这样几件事:

楚成王想立商臣为太子,征求令尹子上的意见。子上说:“商臣这个人两眼像胡蜂,声音像豺狼,这是生性残忍的标志。这样的人不能立为太子。”

楚成王不听他的话,后来商臣果然谋反,率领太子东宫的甲士包围了楚成王,并逼他自缢而死。

楚国的司马子良生了儿子越椒。他的兄长令尹子文说:“一定要杀死他。

这小子长得像熊又像虎,声音如豺狼,现在不杀,将来必然会使若敖氏一族灭亡。民谚说:‘狼子野心。’这孩子就是狼,怎么能收养他呢?”子良不同意,后来果然造反围攻楚庄王,被楚王击鼓进军打败,若敖氏因此被灭族。

晋国的韩宣子出使到了齐国,齐大夫子雅让他儿子子旗见宣子。宣子看了子旗的面相后说:“他不是能保护家族的人。他的相貌很不温顺。”(杜预注释说:这里的意思是韩宣子看出了子旗器宇高傲。)十年后子旗果然因犯罪而投奔晋国。

周灵王的弟弟儋季去世,他的儿子儋括要去见灵王的时候发出一声声的叹息。单公的儿子公子愆期听到儋括的叹息声,入宫对灵王说:“儋括这人,父亲死了不哭泣,表明他心愿不小。看人的时候烦躁不安,趾高气扬,证明他心思在别的事情上。不杀他今后肯定要为害国家。”灵王说:“小孩子家知道什么?”后来灵王一死,儋括就想立王子佞夫,周朝的大夫一致起来杀了佞夫,儋括逃到了外国。

公元前548 年春,齐国的崔杼率领军队攻打鲁国,鲁襄公很忧虑。孟公绰说:“崔杼有更大的心愿,志不在鲁,很快就会班师回国,有什么可担忧的呢?崔杼这次来,既不攻掠,军纪也不严明,与往日大不相同。这说明他的目的不是要攻打鲁国。”果然崔杼空跑一趟,率兵回师。回去后就杀了齐庄公。

鲁国与楚国约会各国诸侯结盟。楚公子围使用了国王的服饰和仪仗离开卫国去会盟。鲁国大夫叔孙穆子说:“楚公子真威风啊,俨然像个国王!”

这一年公子围真的夺权篡位。

卫国的孙文子访问鲁国,鲁襄王上一个台阶,他也上一个台阶。叔孙穆子快步上前对他说:“诸侯会盟的时候,我们大王一向走在你的国君前面,今天你总是走在我们大王前面,不知我们有什么过错。请你慢一点儿。”孙子无言以对,也没有悔改的表示。穆叔说:“孙子肯定要灭亡了。身为大臣却要摆出一副君王的派头,有了过错又不知悔改,这就是灭亡的根本原因啊!”后十四年文子继位,被林父驱逐。

郑简公宴请赵孟的时候,七子赋诗,当时伯有也朗诵了《鹑之贲贲》。

宴会结束后,赵简子对叔向说:“伯有恐怕要被处死了。诗以言志,其志在诬蔑国君,还公开表示了他的怨恨,以此来恭维客人。这样做怎能长久的了?”

魏时管辂给何宴和邓扬相面后认为他俩将会被诛灭。等到何、邓死后,管辂的舅爷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他说:“邓扬走起路来节奏约束不住骨头,筋脉约束不住肌肉,起立坐卧就像没有手足,这种命相叫做‘鬼碜’。何宴看人,魂不守舍,面无血色,神气飘浮,相貌有如枯木,这种命相叫做‘鬼幽’。有‘鬼碜’相的人,将会被风收去性命;有‘鬼幽’相的人,会被火烧灭。这都是自然界物质相生相克的征兆,是遮掩不住的。”

南北朝时宋朝的孔熙光对姚生说:“相面要首先看额头是否饱满,下额是否丰厚,眼神是否灵光,鼻头是否挺直,两眼、人中和嘴要棱角分明,五官要圆满完整。这几样你一样都没有,而且你的眼神流动不止,好象老在观望什么。走路曲曲折折像羊,说话声音嘶散低哑。你不但没有福禄,而且要遭殃。”后果然因谋反被杀。]

由上述这些历史事例看来,看相论人由来已久。

【按语】

在我国,相术之道源远流长,至晚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已很流行,即使在儒家如孔子和孟子的著作中也多有所见。上面作者引述的这些例证也说明了这一点。

所谓相面术,最初实际上是人们长期以来对俗语所说的“见面识高低”

的经验总结。人常说:“看样子就不是一个好人。”这里就包含着很多实用的相面经验。然而由于相术家把自汉代以后兴起的阴阳五行术与相人经验杂揉、结合之后,使相术梁上了神秘色彩,因而也招致了人们的鄙薄。可是也不能因此而说相术完全是无稽之谈。

相人术是根据人的面貌、五官、骨骼、气色、体态、手纹以及声音、动静、威仪、清浊、精神等等来预测人的吉凶、祸福、贫富、贵贱、穷通、荣枯、得失、寿夭、休咎等等的一种方术,其中又以相面为主。上面作者所举的这些事例也说明,古人用以预测人的前途命运的方法很多,有时从服装、诗词方面都可能看出人的吉凶祸福。

古人的脑子是“一锅粥”,对听腻了“唯物唯心两军对垒”、“科学与迷信不共戴天”的我们来说,别说对古人的东西要做到“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太难,就是按现代观念予以分类都不大可能。但这个领域,混沈也自有混沈的妙处,不仅研究宗教史、思想史和哲学史的人绕不开,就连讲科学技术史的人也得上这儿来淘金。

在浩如烟海、灿若星汉的中国典籍文化中,最古老最悠久,历代都风靡朝野、深入人心的其实正是这些被称之为“方术”的书籍。方术总体上可分为两类,一是“术数”(亦称“数术”),以研究“大宇宙”亦即“天道”

为主,内容涉及天文、历法、算术、地理学、气象学等学科,实际上是研究宇宙自然规律的;一是“方技”,以研究小宇宙即生命和“人道”为主,内容涉及医药工生,动植物学等,实际上古代的科技史大多囊括于其中。然而无论是哪一类“方术”,都以阴阳五行理论统筹,其中的特殊用语既无法翻译成符合现代现代规范的语言,也难逐字逐句解释明白。所以我们这一章有的采取“译文”的体例,有的只用“译注”的方式,将注释和翻译交错揉合,以说清楚为准。

【经文】

故曰:富贵在于骨法,忧喜在于容色。

[《经》曰:“青主忧,白主哭泣,黑主病,赤主惊恐,黄主庆喜。凡此五色,并以四时判之。春三月青色王,赤色相,白色囚,黄黑二色皆死。夏三月赤色王,白色、黄色皆相,青色死,黑色囚。秋三月白色王,黑色相,赤色死,青黄二色皆囚。冬三月黑色王,青色相,白色死,黄与赤二色囚。

若得其时、色,王、相者吉,不得其时、色,王、相若死囚者凶。

魏管辂往族兄家见二客。客去,辂谓兄曰:“若此二人,天庭及口耳之间同有凶气,异变俱起,双魂无定,流魂于海,骨归于家。”后果溺死。此略举色变之效。]

【译注】

依《相经》的说法:“看一个人的富贵,主要是看他的骨骼。有喜有愁主要是看他的容色。”

[不过这里应该先说说观色的依据。根据五行说,世界物质可分五类:木、金、水、火、土,五物又与五种颜色对应:青、白、黑、赤、黄,反映到人的身心上,又分别与忧愁、哭泣、疾病、惊恐、喜庆对应。五行中的木、火、金、水各主一季,比如春季是草木生长期,所以木气最旺(即王),木所生的火次旺(即相),而金却处在被囚禁的状态,因为次旺的火克制着它。被最旺的木克制的土和因生木而被消耗的水就处在死地上。其它以此类推。五行所对应的颜色和人的身心所处的状态也与此相同:青色(忧愁)王,赤色(惊恐)相,白色(疾病)囚,黄黑两色(喜庆、疾病)死。其它类推。

下面这个例子就是说明如何用观色来预测人凶吉的。三国时的著名相术家管辂有一次去他族兄家,看见两个客人。客人走后,管对其兄说:“这两个人的脑门上和口耳之间都有凶气,预示要发生怪异的变故。且其魂魄游移不定,可能要丧身于水里,但其尸骨会回到家中。”后来这两人果然双双被淹死。]

【经文】

成败在于决断。以此参之,万不失一。

《经》曰:“言贵贱者存乎骨骼,言修短者存乎虚实。”

[《经》曰:“夫人喘息者,命之所存也。喘息条条,状长而缓者,长命人也。喘息急促,出入不等者,短命人也。”又曰:“骨肉坚硬,寿而不乐。

体肉软者,乐而不寿。”

《左传》曰:鲁使襄仲如齐,复曰:“臣闻齐人将食鲁之麦。以臣观之,将不能。齐君之语偷。臧文仲有言曰:‘人主偷,必死。’”后果然。

郑伯如晋拜成,授玉于东楹之东。晋大夫贞伯曰:“郑伯其死乎?自弃也已!视流而行速,不安其位,宜不能久。”(杜预曰:“言郑伯不端谛也。”)

六月卒。

天王使刘康公、成肃公会晋侯伐秦。成子受脤于社,不敬。刘子曰:“吾闻之,人受天地之中以生,所为命也,是以有动作礼义威仪之则,以定命也。

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以取祸。是故君子勤礼,小人尽力。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敬在养神,笃在守业。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今成子惰,弃其命矣。其不反乎?”五月卒于瑕。

晋侯嬖程郑,使佐下军。郑行人公孙挥如晋聘。程郑问焉,曰:“敢问降阶何由?”子羽不能对。归以语然明,然明曰:“是将死矣。不然将亡。

贵而知惧,惧而思降,乃得其阶,下人而已,又何问焉?且夫既登而求降者,知人也,不在程郑。其有亡衅乎?不然,其有惑疾,将死而忧乎?”明年程郑卒。

天王使单子会韩宣子于戚,视下言徐。叔向曰:“单子其将死乎?朝有著定,会有表,衣有绘、有结。会朝之言,必闻于表著之位,所以昭事序也。

视不过结、绘中,所以导容貌也。言以定之,容貌以明之,失则有阙。今单子为王官伯而命事于会,视不登带,言不过步,貌不导容,而言不昭矣。不导不恭,不昭不从,无守气矣。”此冬单子卒。

宋平公享昭子,晏饮乐,语相泣也。乐祁佐,退而告人曰:“今兹君与叔孙其将死乎?吾闻之:哀乐而乐哀,皆丧心也。心之精炎,是谓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久?”此年,叔孙、宋公皆卒。

邾隐公来朝,执玉高,其容仰。鲁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贡曰:“以礼观之,二君皆有死亡焉。高仰,骄也。卑俯,替也。骄近乱,替近疾。君为主,其死亡乎?”此年,公甍。

哀七年,以邾子益归,卫侯会吴于郧。吴人藩卫侯之舍。子贡说太宰嚭而免之。卫侯归,效夷言。子之尚幼曰:“君必不免。其死于夷乎?执焉而又说其言,从之固矣。”后卒死于楚。

鲁公作楚宫,穆叔曰:“《泰誓》云:‘人之所欲,天必从之。’君欲楚也夫,故作其宫。不复适楚,必死是宫。”六月辛巳,公薨于楚宫。

晋侯使郤犨送孙林父于卫。卫侯飨之,苦成叔傲。卫大夫宁子曰:“苦成家其亡乎?古之飨食也,以观威仪、省祸福。故诗云:‘兕觥其觓,旨酒思柔。彼交匪傲,万福来求。’今夫子傲,取祸之道也。”十七年,郤氏亡。

齐侯与卫侯会于商任,不敬。叔向曰:“二君者必不免。会朝,礼之经也。礼,政之舆也。政,身之守也。怠礼失政,不立,是以乱也。”二十五年,齐弑光。二十六年,卫弑剽也。]

言性灵者存乎容止。斯其大体。

【译文】

一个人在关键时刻能不能作出决断,往往表示他能不能成就大事。所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以这样的原则再参之以他的相貌,就能做出万无一失的判断。

《相经》上说:“一个人的贵贱取决于骨骼,而寿命的长短则取决于其精神气质的虚实。”

[《相经》上又说:人活的是一口气。凡呼吸均长缓慢的就寿长,相反则寿短。骨肉坚硬的人寿长但一生欢乐少,骨肉柔软的寿短但一生很快活。”

下面引述的《左传》中的这些故事可以作为以神情举止来预测命运的参考和例证。

鲁国的襄仲出使齐国,回国后说:“我在齐国听说他们准备来吃我国的小麦。以我看他们做不到。齐王说话吱吱唔唔、吞吞吐吐。臧文仲说过:‘作国王的说话吱唔含糊,就快死了。’”

郑悼公前往晋国拜谢结盟成功。在举行授受玉璧的礼仪时,两国地位相等本应站在两楹柱之间的正堂,不相等时为客的一方应站在东面楹柱的西边。郑悼公却快步走到了东边。晋大夫贞伯见此情形后说:“郑伯恐怕快死了吧?他是在自己抛弃自己!他目光流散,脚步匆匆,不安于自己的位置,大概活不成多久了!”郑悼公真的死在当年六月。

公元前578 年春,周简王命令刘康公和成肃公会合晋厉公去攻打秦国。

成肃公在土地神庙中接受祭肉时,态度很不恭敬。刘康公说:“我听说人受天地的中和之气而降生,这就是命。因此产生了行为、礼义和威仪的准则,为的是巩固这命。能遵守这些准则并维护它的人就可以得到福禄,否则就要遭殃。因此有德行的人对待这些准则总是很勤谨,老百姓也是尽力而为。勤谨莫过于恭敬,尽力莫过于老实。恭敬在于供奉神灵,尽力在于安守本分。

国家中的大事,就是祭祀和作战。祭礼时供献熟肉和作战前接受生肉的仪式是人神交接的重大环节。现在成肃公那么懈怠,这是不要自己的命了。恐怕他再也不能回到本国了吧?”当年五月,成肃就死在瑕这个地方(今湖北随县境内)。

晋平公宠幸程郑,让他担任下军的输佐。郑国负责外交的官员公孙挥出使晋国,程郑问他:“请问怎样才能降低自己的官位?”公孙挥(字子羽)

回答不上来。回国后对然明讲起这件事,然明说:“程郑要死了吧?不然就得逃亡。高贵而知道害怕,害怕而求降职,不会没有办法,位居人下就是了,有什么好问的?身居高位而求下放的人是有智慧的人,程郑不是那样的人。

恐怕是碰上迫不得已要逃跑的挑战了吧?要不然就是有老疑虑别人要迫害他的精神病,担心自己随时会被害死吧?”第二年程郑真的死了。

周景王派单成公到戚邑去会见韩宣子。单成公目光低垂,言语迟缓。叔向说:“成公快要死了吧?大臣上朝都有一定的位置,会见诸侯时进退有一定的秩序。上衣的左右襟要在胸前交会,腰带的结子要打在前面。会见和上朝时所说的话,一定要让大家都听到,这是为让讲的事明明白白,有条有理。

目光不能超出腰带结和衣领之间,这是为了让容貌端庄。用语言明确自己所说的事情,再用容貌加强它,丧失了这些准则就会有损形象。现在成公作为周王的特派长官,在朝会中传达周王的命令时,目光高不过腰带的部位,声音传不出一步远,神情委靡不振,言语含糊不清。神情不振就无法让人敬重,言语不清就无法让人遵从。这都表明他已经没有守护身体的生气了。”单公果然就死在当年的冬天。

公(应为元公。译者注)宴请鲁国大夫叔孙昭子,酒喝得很快乐,两人说话中间又哭了起来。当时乐祁陪宴,退下来后对别人说:“国君和叔孙昭子今年恐怕都活不成了吧?我听说,该悲哀的时候却快乐,或者该快乐的时候却悲哀,都是丧失心志的表现。清爽的心志才有魂魄,现在他们的魂魄都不在了,怎么能长久得了?”就在这一年,叔孙昭子和宋元公真的相继去世。

邾隐公前往鲁国朝见鲁定公,隐公拿着玉圭的手抬得很高,脸向上仰。

定公接受玉圭的手放得很低,脸向下俯。如果按照礼仪观察他们,这两位国君皆有死去或逃亡的征兆。脸仰得高,是骄傲的表现;身体俯得低,是衰颓的标志。骄傲近于昏乱,衰颓近于疾病。我们国君是主人,恐怕先死的是他吧?”鲁定公真的死在这一年。

鲁哀公七年(公元前488 年),鲁国放回了被俘的邾隐公。卫出公与吴国在鲁国的郧邑(今山东莒县南)会见。吴国人包围了卫出公住宿的地方。

子贡向吴太宰嚭求情,才放了卫出公。出公回国后学着说吴语。子之年龄尚小,说:“君王你一定不免于灾祸,恐怕要死在吴国吧?你被人家抓起来关在那里,还要喜欢人家的语言,说明追随人家的志向是很坚定的了!”后来卫出公终于死在他国。

鲁襄公按楚国宫殿的风格建筑宫室。穆叔说:“《尚书·太誓》中说:

‘人们所欲望的,上天必定听从它。’大王是想到楚国去了吧,所以才修建这楚式宫殿。如果不能再去楚国,也一定会死在这宫殿里。”六月二十八日,襄公真的死在了这座宫殿里。

晋厉公派郤犨送孙林父去卫国和他见面。卫定公宴请苦成叔(即郤犨),苦成叔很傲慢。卫国大夫宁子说:“苦成叔要灭亡了吧?古时候设置宴席,是为了观察威仪和思虑祸福。所以《诗经》中有诗说:‘牛角杯弯弯,香甜的酒绵软。彼此交往谦恭温和,种种幸福自然光临。’现在他这么傲慢,这是要自取灭亡了!”过了三年,郤氏灭亡。

公元前552 年,数国诸侯在商任(今河南安阳境内)相会的时候,齐庄公和卫国国君公孙剽都不恭敬。叔向说:“这两个国君必定不免于灾祸了!

会见和朝见,是礼仪的经纬。礼仪,是政治的车辆。政治,是身体的守卫。

怠慢了礼仪,政治上就会有过失;政治上有了过失,就不能安身立命。因此必定要发生祸乱。”四年后,齐国发生了弑君事件,接着卫国的公孙剽也被杀害。]

以上这些发生在春秋时代的真实的历史事例,都说明了人的内心灵气的征兆一定会通过形容相貌、言谈举止表现出来,从而可以作为预测一个人命运的依据。上述事例,大体上可以说明这一道理。

【经文】

夫相人先视其面。面有五岳四渎;

[五岳者,额为衡山,颊颐为恒山,鼻为嵩山,左颧为泰山,右颧为华山。

四渎者,鼻孔为济,口为河,目为淮,耳为江。五岳欲耸峻圆满,四渎欲深大,崖岸成就。五岳成者,富人也。不丰则贫。四渎成者,贵人也。不成则贱矣。]

五官六府;

[五官者,口一,鼻二,耳三,目四,人中五。六府者,两行上为二府,两辅角为四府,两颧衡上为六府。一官好,贵十年。一府好,富十年。五官六府皆好,富贵无已。左为文,右为武也。]

九州八极;

[九洲者,额从左达右,无纵理,不败绝,状如覆肝者为善。八极者,登鼻而望,八方成形不相倾者为良也。]

七门二仪;

[七门者,两奸门,两阙门,两命门,一庭中。二仪者,头圆法天,足方象地。天欲得高,地欲得厚。若头小足薄,贫贱人也。七门皆好,富贵人也。

总而言之,额为天,颐为地,鼻为人,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天欲张,地欲方,人欲深广,日月欲光。天好者贵,地好者富,人好者寿,日月好者茂。

上停为天,主父母贵贱;中停为人,主昆弟妻子仁义年寿;下停为地,主田宅奴婢畜牧饮食也。]

【译注】

相人先相面。传统的相面术对人的相貌做了这样的划分和定义:五岳四渎、五官六府。九州八极、七门二仪。首先用五岳来分别形容额头、下颏、鼻子和左右颧骨。用长江、黄河、淮河、济水来分别形容耳、目、口、鼻。

又定双眉为保寿官,眼是监察官,鼻是审辨官,口是出纳官,耳是采听官,总称为五官。两辅骨、两颧骨、两颐骨共为六府。双眉后、额角处为闭门,太阳穴下、颧骨后为命门,双耳下为奸门,再加面正中之庭中,共为七门。

一头一足即为两仪。这些部位的完美与否,都关系到一个人的富贵与寿命。

下面要一一讲到,这里就不细说了。

【经文】

若夫颧骨才起,肤色润泽者,九品之侯也。

[又曰:腰腹相深称,臀髀才厚及高视广走,此皆九品之侯也。夫色须厚重,腰须广长。故《经》曰:面如黄瓜,富贵荣华。白如截脂,黑色如漆,紫色如椹,腰广面长,腹如垂囊,行如鹅龟,此皆富贵人也。凡论夫公侯将相已下者,不论班品也。]

注:古代官衔实行九品中正制。九品官是最小的官员。这类人主要看颧骨和肤色,其次从走路的姿态也可判断。看肤色无论是白净或紫黑,一定要色正。

辅骨小见,鼻准微端者,八品之侯也。

[又曰:胸背微丰,手足悦泽,及身端步平者,此皆八品之侯也。夫鼻须洪直而长,胸脾丰厚如龟形,手足色须赤包此皆富贵人也。故《经》曰:手足如绵,富贵终年。手足厚好,立使在朝也。]

注:辅骨是双眉与上发际中间的额骨。八品官主要看鼻端。次看手足、步态和胸背。下面再一一论述。

辅角成棱,仓库皆平者,七品之侯也。

[又曰:胸厚颈粗,臂趾匀均,及语调顾定者,此皆七品之侯也。夫颈须粗短,手臂须纤长,语须如簧及凤,此皆贵相也。故《经》曰:额角高耸,职位优重。虎颈圆粗,富贵有余。牛顾虎视,富贵无比。天仓满,得天禄,地仓满,丰酒肉也。]

注:仓、库是指额头宾角处和下颏处。七品官除辅角和仓库外,还可参看脖颈、手臂、说话音调、眼神。上额饱满表明是吃皇粮的人,下颏丰满表示一生有口福。

天中丰隆,印堂端正者,六品之侯也。

[又曰:脑起身方,手厚腰圆,及声清音朗者,此皆六品之侯也。夫人额上连天中,下及司空,有骨若肉如环者,名曰天城,周匝无缺者大贵。有缺若门者为三公。夫声者须深实,大而不浊,小而能彰,远而不散,近而不亡,余音激沏,似若有篁,宛转流韵,能圆能长,此善者也。宫声重大沈壅,商声坚劲广博,角声圆长通彻,徽声抑扬流利,羽声奄蔼低曳,此谓正声也。]

注:相术家把人面从中线自上到下划为十三个部位,从发际到眉心分为五等分,依次为天中、天庭、司空、中正、印堂。六品官主要看天中和印堂,次看额头其它部位和五音是否齐全。

伏犀明峻,辅角丰秾者,五品之候也。

[又曰:颈短背隆,乳阔腹垂,及鹅行虎步者,皆五品之侯也。夫人脑缝骨起,前后长大者,将军二千石,领兵相也。出发际,为仗犀,须耸峻,利公侯相也。不用宽平有坎者,迍剥有峰者,大佳。宽平者,犹为食禄。夫腹须端妍。故曰:马腹庞庞,玉帛丰秾也。]

注:伏犀骨由鼻骨直上到天庭,再由天庭直贯到头顶。其状如隐伏的犀角,故称。凡此骨隐线分明,辅角丰满者,可官至五品。次看腹背与步态。

边地高深,福堂广厚者,四品之侯也。

[又曰:头高而丰,长上短下,及牛顾龙行者,此皆四品侯也。边地,在额角近发际也。福堂在眉尾近上也。夫头须高大。故《经》曰:牛头四方,富贵隆昌。虎头高峙,富贵无比。象头高广,福禄长厚。犀头嵂崒,富贵郁郁。狮头蒙洪,福禄所钟。虎行将军,雁行大富也。

注:官位可至四品的,从额头就能看出来。要点是发际边缘隆起深广,太阳穴处饱满。次看头形与牛、虎、象等哪种兽头相仿,以及步态象虎还是象雁,可以预测其是文官还是武将。

犀及司空,龙角纤直者,三品之侯也。

[又曰:胸背极厚,头深且尖,及志雄体柔者,此皆三品侯也。司空从发际直下,次天庭是也。龙角在眉头上也。]

注:龙角骨即辅骨。三品官看伏犀骨、辅骨及司空部位的气色。次看体格。

头顶高深,龙犀成就者,二品之侯也。

[又曰:头角奇起,支节合度,及貌杰性安者,此皆二品之侯也。夫容貌慷慨,举止注翔,精炎清澄,神仪安定,言语审谛,不疾不徐,动息有恒,不轻不躁,喜怒下妄发,趋舍合物宜,声色不变其情,荣枯不易其操,此谓神有余者,主得贵位也。]

注:官至二品者,除看龙角和犀骨是否完满标准,额头是否高广有韵外,还要看通过言谈举止、喜怒哀乐渲泄出来的气质——神。

四仓尽满,骨角俱明者,一品之侯也。

[头颈皆好,支节俱成,及容质姿美,顾视澄澈者,此皆一品之侯也。]

注:官至一品的相貌特征是:五岳四渎、九洲八极、十三部位、九种骨相都完善无缺,无可挑剔。神情气质就更不用说了。

【经文】

似龙者为文吏[似龙者甚贵。龙行者为三公也];似虎者为将军[虎行者为将军。驿马骨高,为将军也];似牛者为宰辅;似马者为武吏[似马亦甚贵也];似狗者为清官、为方伯[似猪似猴者,大富贵。似鼠者,惟富而已。凡称似者,谓动静并似之。若偏似一处,乃贫寒者也]。

注:驿马骨是指颧骨稍向上翘,至眉尾。所谓似牛似马等,既要看形似,更要看神似。

【经文】

天中主贵气,平满者宜官禄也。

[天中最高,近发际,发黄色,上入正角,至高广,参驾,迁刺史牧守。

黄色如日月,在天中左右,侍天子也。黄色出天中,圆大光重者,暴见天子,有功受封。经年及井,灶恒有黄气,如悬钟鼓,三公之相也。又发黄气如龙形,亦受封也。四时官气发天部如镜光者,暴贵相也。]

天庭主上公,大丞相之气[天庭直下,次天中,有黑子,市死]。

司空出天宫,亦三公之气[司空直下,次天屯,色恶,主上书,大吉]。

中正主群察之气,平品人物之司也[中正直下,次司空,色好者,迁宫转职,若司空中正发赤色而历历者,在中正为县官,在天庭为郡官。州县、兰台、尚书,各视其部也]。

印堂主天下印缓,掌符印之官也[印堂在两眉间微下,眉头少许次中正。

发黄色,如连刀,上至天庭,下至鼻准,为县令;直阙庭,发色者,长史也。

如车轮与辅角相应者,大贵。印堂一名阙庭也]。

山根平美,及有奇骨伏起,为婚连帝室,公主婿也[山根直下,次印堂,亦主有势无势也]。

高广主方伯之坐[从天中横列至发际,凡七,名高广位在第三。高广忽发黄色如两人捉鼓者,将军相也]。

阳尺主州佐之官[横次高广,位在第四。阳尺亦主少出方伯,有气忧,远行也]。

武库主兵甲典库之吏[横次阳尺,位在第五]。

辅角主远州刺史之官[横次武库,位在第六,骨起色好,主黄门舍人之官也]。

边地主迁州之任[横次辅角,位在第七。有黑子,落难为奴也]。

日角主公侯之坐[从天庭横列至发际,凡八,名曰角。位在第一,平满充直者,宜官职]。

房心主京辇之任[横次日角,位在第二。房心左为文,右为武。骨起宜做人师。黄色见房心,上至天庭,为丞令。直见房心而光泽者,召为国师也]。

驿马主急疾之吏[横次,位在第七。驿马好色应印堂上,秋冬得官也]。

额角主卿寺之位[从司空横列至发际,凡八,名额角。横次,位第一,色红黄,大吉昌也]。

上卿主帝卿之位[横次额角,上卿跃跃,封卿大乐]。

虎眉主大将军[从中正横列发际,凡九,名虎眉。横次,位在第二。发青白色者,应行也]。

牛角主王之统帅小将[横次虎眉,位在第三。亦主封侯食禄。成角者更胜于肉也]。

玄角主将军之相[横次,位在第五。无角者不可求官。凡欲知得官在任久不,先视年上发色长短,发色长一分主一年,二分二年,以此消息则可知也。

有恶色间之者,主其年有事。白色遭丧,赤色弹夺,黑色病,青色狱厄。天中有气横干者,无官也。然官色既久,忽有死厄色间之者,代人死也。若年上有好色,如连山出云雨,处处皆通,则无处不达。发际有黄气,为已得官;若黑气,未也。有黄气如衣带,发额上,迁官益禄也]。

【译注】

从额头发际到眉心的五个部位,上从天中向外横排,依次为大岳、左厢、内府、高广、阳尺、武库、辅角、边地;从天庭向外横排,依次为日角、龙角、天府、房心、父墓、上墓、四杀、战堂、驿马;从司空依次向外横排,为额角、寺篆、少府、心交、墓道、墓交、杀堂、圣贤;从中正往外排,依次为虎眉、牛角、辅骨、玄角、华盖、福堂;从印堂向外,依次为交锁、蚕室、精舍等;内眼角间鼻凹处则为山根。根据这些部位的形状和颜色可以预测一个人富贵穷通以及凶吉寿命。经文讲得较为清楚,故不逐条复述。

【经文】

夫人有六贱:

头小身大,为一贱[又曰:额角陷缺,天中洼下,亦为一贱。《经》曰:

额促而窄,至老穷厄。蛇颈薄曲,糟糠不足。蛇头平薄,财物寥落。格头尖钝,穷厄无计也]。

目无光泽,为二贱[又曰:胸背俱薄,亦为二贱。《经》曰:陷胸薄尻及猴目,皆穷相也]。

举动不使,为三贱[又曰:声音雌散,亦为三贱。《经》曰:语声喷喷,面部枯燥,面毛戎戎,无风而尘,皆贫贱相也。夫声之恶者,鹿浊飞散,细嘎聊乱,声去则若尽,往则不还,乱涩细小,沈浊痿弊,舌短唇强,蹇吃无响,此恶相也。夫人不笑似笑,不嗔似嗔,不喜似喜,不畏似畏,不醉似醉,常如宿醒,不愁似愁,常如忧戚,容貌缺乏,如经痫病,神色凄抢,常如有失,举止张皇,恒如趋急,言语涩缩,若有隐藏,体貌低催,如遭凌辱,此并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牢狱厄。有官隐藏而失,有位贬逐而黜者也]。

鼻不成就,准向前低,为四贱[又曰:眇目斜视,亦为四贱。《经》曰:

人中平满,耳无轮廓,皆贫贱相也]。

脚长腰短,为五贱[又曰:唇倾鼻曲,亦为五贱。《经》曰:蛇行雀趋,财物无储。鼻在薄,主立诺。鼻头低垂,至老独吹。摇腰急步,必无所使。

腰短者则被人夺职也]。

文策不成,唇细横长,为六贱[又曰:多言少信,亦为六贱。《经》曰:

口薄人不,提携僻侧,为人所毁。口如吹火,至老独坐。舌色白,下贱人也。

舌短,贫贱人也。凡欲知人是贱者,贵处少而贱处多,多者广也,少者狭也。

六贱备具,为仆隶之人也]。

此贵贱存乎骨骼者也。

[论曰:尧眉八彩,舜目重瞳,舜耳四漏,文王四乳,然则世人亦时有四乳者,此则驽马一毛似骥也。若日角月偃之奇、龙栖虎踞之美,地静镇于城垣,天辟运于掌策,金槌玉枕,磊落相望,伏犀起盖,隐鳞交映。井宅既兼,仓匮已实。斯乃卿相之明效也。若深目长颈,颓颜蹙頞,蛇行鸷立,虾喙鸟啄,筋不束体,面无华色,手无春荑之柔,发有寒篷之悴,是则穷乏征验也。

昔姑布之卿谓子贡曰:“郑东门有一人,其长九尺六寸,河目而龙颡,其头似尧,其颈似皋陶,其肩似子产,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垒然若丧家之犬。”[河目谓上下匡而长焉。颡,额也]。汉高祖隆准而龙颜。[准,鼻也。

颜,额颡也。两角为龙角,一角为犀角。]言高祖似龙而两眉颗骨高而鼻上隆。

魏陈留王丰下兑上,有尧图之表。陈宣帝颈填,貌若不惠。初贱时,杨忠见而奇之曰:“此人虎头,必当大贵。”后复果然。此贵贱之效也。]

【译注】

人有六种贱相:

一、身体发育不匀称;

二、目无光泽,背胸单薄;

三、一举一动,力不从心,颠倒失常,或者声音、面色、神情都有缺陷;四、鼻子发育不涟全,鼻头低垂;

五、脚长腰短;

六、口形(文策)不好。

以上大体上都是从骨骼来预测一个人的前途命运的。文后所附的几则历史事例,说明了相面术上的一个重要原则,那就是要从身体结构的整体上把握、预测一个人的命运,绝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大凡人的姿容,都以“整”为贵。这里所说的“整”,指的并不是整齐划一,而是人体的各个部分都要匀称、均衡,从而构成一个和谐有机的整体。比如就身材而论,个子可以矮一些,但是绝不能矮得象一头猪在那里蹲着,也可以高一些,但是绝不能高得象一棵茅草在那里耸立着;就形体而论,体态可以胖一些,但是绝不能胖得象一头贪吃的熊那样臃肿,也可以瘦一些,但是绝不能瘦得象一只寒鹊那样革薄——这就是所谓的“整”。背部应该浑圆而厚实,腹部应该突出而平坦,手部应该温润而柔软,手掌应该弯曲如弓。足脚应该丰厚而饱满,足心应该虚能藏蛋——这也是所谓的“整”。五短身材者大多地位高贵,两腿过长者往往命运不佳,走起路来如背负重物者必定会做高官,走起路来象老鼠那样步子细碎急促、两眼左顾右盼者必定贪财好利。这些都是命相的固定格局,百试百验。其他命相格局,如双手长于上身,上身超过下体,只要再配上一副上佳的骨相,一定会有公侯之封。又如皮肤细嫩柔润,宛如绫罗遍布周身,胸部骨骼隐而不露,文秀有致,只要再配上一副奇妙的神态,日后即使做不了宰相,也一定会在科考中一举夺魁而高中状元。

孔子的两个弟子所说到的郑国东门的那个人,正好从反面说明了这一原则:那人虽然有尧一样的头颅,皋陶一样的颈项,子产一样的肩膀,然而由于腿太短,所以象一条丧家之犬。这就是因为此人的相貌违反了“整”的原则。

【经文】

夫木主春,生长之行也[春主肝,肝主目,目主仁。生长敷荣者,施恕惠与之意也];

火主夏,丰盛之时也[夏主心,心主舌,舌主礼。丰盛殷阜者,富博宏通之义也];

金主秋,收藏之节也[秋主肺,肺主鼻,鼻主义。收藏聚敛者,吝啬悭鄙之情也];

水主冬,万物伏匿之日也[冬主肾,肾主耳,耳主智。伏匿隐蔽者,邪谄奸佞之怀也];

土主季夏,万物结实之月也[季夏主脾,脾主唇,唇主信。结实坚确者,贞信谨厚之理也]。

【译注】

我国的哲学思想在以天人合一的大原则下,将四时、五行与人体相对应。

在这一点上相学与中医学是一致的,他们都认为,人的五官、五脏与四时、五行以及先天秉性有如下对应关系:

木主春,肝属木,目通肝,主仁,性好施善;火主夏,心属火,舌通心,主礼,性喜宏广;金主秋,肺属金,鼻通肺,主义,性好敛聚;水主冬,肾属水,耳通肾,主智,性喜隐匿;土主季夏,脾属土,其窍在唇,主信,性情忠厚。

如果人体的各部分相互照应、匹配,彼此对称、协调,就会为人带来福分。相反,如果各部分相互背离,或彼此拥挤,相貌显得散乱不正,其命运就不值得说了。

【经文】

故曰:凡人美眉目,好指瓜者,庶几好施人也。

[肝出为眼,又主筋,穷为爪,荣于眉,藏于魂。《经》曰:凡人眉直而头昂,意气雄强。缺损及薄,无信人也。如弓者,善人也。眼有光彩而媚好者,性识物理而明哲人也。眼光溢出脸外,不散不动,又不急不缓而精不露者,智惠人也。脸蹇缩,精无光者,愚钝人也。眼光不出脸外者,藏情也,加以脸涩盗视者,必作贼也。

指者欲纤浓如鹅有皮相连者,性淳和人也。指头方怼者,见事迟人也。

妍美者,嘱授人信之,恶者,人不遵承也。]

【译注】

相术书上把双目称为日月。眼神、眉目在相术中非常重要,其主要原则是:

一、相目法:左眼为日,为父象;右眼为月,为母象。寐则神处于心,寤则神依于眼,所以眼是神魂游息之宫。观眼之善恶,可知其神之清浊。眼长而深,光明滋润者,大贵;黑如点漆者,聪明有文彩;含薄不露,灼然有光者,富贵;细长而深者,长寿;突暴流视者,淫盗;浮而露睛者,夭亡;大而凸,圆而怒者,促寿;嘴上答应而心中怒恨者,不正之人;赤缕贯晴者,恶死。视定不怯者,其神壮;狗眼者孤而狠;短小者贱愚;卓起者,性急;眼下卧蚕者,生贵子。妇人眼白分明者,貌重;眼下赤色者,忧产厄;偷视者,淫荡;神定不流者,福全。大抵眼不欲怒,缕不欲赤,势不欲偏,神不欲困,眩不欲反,光不欲流。或圆而小,短而深,不善之相也。两眼之间,名子孙宫,欲丰满不失陷。相眼的秘诀是,目秀而长,必近君王。目似鲫鱼,必定家肥。眼大而光,多进田庄。目头破缺,家财减灭。目露四白,阵亡兵绝。目如凤鸾,必定高官。目三角,其人必恶。目短眉长,益增田粮。目眼如凸,必定夭折。赤目侵瞳,官事重重。目赤睛黄,必主少亡。目光如电,贵不可言。目长一寸,必佐帝君。龙睛凤目,必食重禄。目烈有威,万人皈依。目如卧弓,必是奸雄。目如羊目,相刑骨肉。

二、相眉法:眉者为两目之翠盖,一面之仪表,日月之彩华,主贤愚。

故眉欲清而细,平而阔。秀而长者聪明。粗而浓,逆而乱,短而蹙者,性凶顽。眉盖眼者富贵;短不覆眼者乏财;穷逼昂者气刚;卓而坚者性豪;尾垂下者性懦;眉头交者贫薄,妨兄弟;眉逆生者不良,妨妻子;眉骨棱起者,凶恶多滞;眉中黑子者,聪明而贤。眉高居头中者大贵;眉中生白毫者多寿;眉上多直纹者富贵;眉上多横纹者贫苦;眉中有缺者多奸诈;眉薄如无者多狡猾。是以眉高耸秀,威权禄厚;眉毛长垂,高寿无疑;眉毛润泽,求官易得;眉交不分,早岁归坟;眉如角弓,性善不雄;眉如初月,聪明超越;垂垂如丝,贪淫无子;弯弯如蛾,好色唯多;眉长过目,忠直有禄;眉短于目,心性孤独;眉头交错,兄弟各屋;眉毛细起,不贤则贵;眉角人鬓,为人聪俊;眉毛婆娑,男少女多;眉如高直,身当清职。

【经文】

毛发光泽,唇口如朱者,才能学艺人也。

[心出为舌,又主血。血穷为毛发,荣于耳,藏于神。《经》曰:野狐鬓,难期信。羖■鬓,多狐疑。唇急齿露,难与为友。唇宽端正,出言有章。唇口不佳,出言不信。口边无媚,好扬人恶。口啄如鸟,不可与居,恶心人也。

急缓如鸟,言语撮聚者,此人多口舌。缓急不同,少信人也。]

【译注】

口为语言、饮食之门,又为心之户,赏罚之所出,是非之所会。端厚不妄谓之口得,诽谤多言谓之口贼。方圆有棱主寿贵,形如角弓主官禄,口如四字主富足。尖而偏薄者寒贱,不言口动者贫苦。有黑子者主酒食。口如含丹,不受饥寒。口阔而丰,食禄千钟。为人独语,其贱如鼠。唇如口舌之城廓,舌如卫城之锋刃,舌大口小,贫薄夭折。口色宜红音宜清,口德欲端唇欲厚。口垂两角,衣食萧条。口不见唇,主有兵权。口宽舌薄,性好歌乐。

【经文】

鼻孔小缩,准头低曲者,悭吝人也。

[肺出为鼻孔,又主皮肤,又为气息,藏于魄。好鼻者,有声誉。鼻柱薄而梁陷者,多病厄人也。鼻无媚,憨蠢人也。蜣螂鼻,少意智人也。]

【译注】

鼻为中岳,其形属土,鼻通肺,故鼻通塞可知肺之虚实。准头圆,鼻孔不露,富贵。鼻主寿之长短。光润丰起者,隆高有梁者寿,若悬胆而直者富贵。准头丰大,与人无害。准头尖小、为人奸诈。牛黑子者多坎坷。牛横纹者,主车马伤。有理纹者,养他人子。鼻梁圆而贯印堂者,主得美貌之妻。

鼻孔仰露,夭折寒索。鼻有三曲,孤独破屋。鼻头三凹,骨肉相抛。准头丰起,富贵无比。准头带红,必走西东。准头垂肉,贪淫不足。准头圆肥,足食丰衣。准头尖薄,孤贫削弱。鼻耸大庭,四海驰名。准头常欲光润,山根不得促折。鼻准拱直,富贵无极。鼻上黑痣,疾在阴里。鼻上横理,忧危不已。鼻柱单薄,多主恶弱。鼻高而昂,仕宦荣昌。鼻上光泽,富贵盈宅。

【经文】

耳孔小,齿瓣细者,邪谄奸佞人也。

[肾出为骨,又主髓。髓穷为耳孔,骨穷为齿,藏于志。《经》曰:耳亢深广者,心虚而识玄。耳孔小者,无智而不信神理。耳边无媚,鄙拙人也。

耳孔小而节骨曲戾者,无意智人也。老鼠耳者,杀人不死。又云鼠耳之人多作偷盗者也。]

【译注】

耳通肾,肾气旺则清秀聪明。耳厚而坚,耸而长,皆为寿相。轮廓分明,聪悟。垂珠朝口者,主财寿。耳内生毫者,寿。耳有黑子,主聪明。耳门阔,主智远大。红润者,主官。白,主名望。赤黑,贫贱。耳薄向前,卖尽田园。

长而耸者,禄位厚。润而圆者,衣食足。人有贵眼而无贵耳,非贵相。或有贵耳无贵眼,善相。两耳垂肩,贵不可言。耳白于面,名满天下。耳薄如纸,夭死无疑。轮廓桃红,性最玲珑。耳如鼠耳,早贫死。耳有刀环,五品高官。

耳门垂珠,富贵长久。

【经文】

耳轮厚大,鼻准圆实,乳头端净,颏颐深广厚大者,忠信谨厚人也。

[ 脾出为肉,肉穷为孔,又主耳轮,准鼻粱、颏颐等,藏于意。《经》曰:夫头高大者,性自在而好凌人。头卑弊者,性随人而细碎。故曰:鹿头侧长,志气雄强。兔头蔑颉,意志下劣。獭头横阔,心意豁达。夫颈细而曲者,不自树立之人也。若色斑驳或不洁净者,性随意而不坚固。夫手纤长者,好施舍。短厚者,好取,舍则庶几,取则贪惜。故曰:手如鸡足,急智祸促。

手如猪蹄,志意昏迷。手如猴掌,勤劬伎俩。夫背厚阔者,刚决人也。薄者,怯弱人也。夫腹端妍者,才华人也。故曰:牛腹婪贪,财物自淹。蛤蟆腹者,懒人也。大腰端美者,则乐而能任人也。蜥蝎腰者,缓人也。夫臂脾厚广者,可任安稳人也。夫蛇行者,含毒人也,不可与之共事。鸟行跄跄,性行不良,似鸟鹊行也。鹰行雄烈。豺狼行者,性粗觅利人也。牛行性直也。马行猛烈人也。]

此性灵存于容止者也。

【译注】

相学家认为,身相可分为上中下三分,此即所谓“身相三停”。其中,头为上停,身肩至腰为中停,自腰至足为下停。相术要求上中下三停匀称合度,即大小与长短相互匹配、彼此协调,符合这些要求即为合相,合相者福寿双全,大富大贵。

胸为百神之掖庭,万机之枕府,血气之宫室,宫庭平广则神安气和,府库倾陷则智浅量小。因此,胸方正广阔,主智慧荣昌,凹凸狭薄,则主劳碌贫贱。

腹部包藏六腑,为身躯的炉冶,故以形圆、皮厚、下垂者为贵,而以扁而短者为贱。皮厚者少疾而富,皮薄者多疾而贫;近上者贱而愚,悬下者富而寿;圆如玉壶者巨富,窄如雀肚者至贫;如抱儿者贵,如蛤蟆者贱;如牛肚者积财,如狗肚者穷寒;如猪肚者贱,如羊肚者贫。

腰为腹的依托,以端正、直阔、丰厚为佳,以偏陷、细窄、单薄为次。

腰主中年运气,为贵之表征,所以相术中有“无腰不贵”之说。故端而直,阔而厚者,福禄之人也;偏而陷,狭而薄者,卑贱之徒也。是以短薄者多成多败,广大者禄保永终,直而厚者富贵,细而薄者贫贱,凹而陷者穷下,袅而曲者淫劣。就形状论,有晰蝎腰,主性情宽和善良;有黄蜂腰,主性情卑劣邪恶。

背为一身之基址,供负重之用,所以贵厚实丰隆,看上去如龟背。前看如昂,后看如俯,为长寿厚福之相;若偏薄如坑,短狭如驼,成佝偻之状,则为短寿贫贱之相。

“足者,上载一身,下运百体。”足象征地,虽位居最下,而功劳无比。

相学家认为,足宜平厚正长,忌侧而薄,横而短;脚底凹人能容鸡卵者大富,脚板厚达四寸者富贵双全。总之,脚小而厚者富贵,大而薄者贫贱。

上述有关方面都是从人的形体来预测一个人的前途命运,以及如何通过容貌、举止推测人之性情的大体方法。

【经文】

[范蠡曰:“越王为人长颈鸟啄,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安乐。”

尉缭曰:“秦王始皇,隆准长目,鸷膺豺声,少恩信,虎狼心。居约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不可与之久游。”

叔鱼生,其母视之曰:“是虎目而豕心,鸢肩而牛腹。溪壑可盈,是不可厌也。”

晋叔向欲娶于巫臣氏,其母不欲,曰:“昔有仍氏生女,黠黑而甚美,光可以鉴物,名曰玄。妻乐正,后娶之,生伯封,实有豕心,贪婪无厌,忿类无期,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以不祀。且三代之亡,皆是物止。

汝何为哉?天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叔向惧,乃止。

魏安僖王问子从曰:“马回梗梗亮直,大夫之节,吾欲为相,可乎?”

答曰:“长目而豕视,则体方而心圆。每以其法相人,千万不失一。臣见回非不为伟其体干,然甚疑其目。”

平原君相秦将白起,谓赵王曰:“武安君之为人也,小头而锐下,瞳子白黑分明,视瞻不转。小头而锐下者,断敢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见事明也。视瞻不转者,执志强也。可与持久,难与争锋。”

王莽大口蹷颐,露目赤睛,声大而身长七尺五寸,反膺仰视,瞰临左右。

或言莽所谓鸱目虎啄,豺狼之声,故啖食人,亦当为人所杀。后篡汉位,后兵败归果被杀也。]

【译文】

[曾帮助越国雪耻复国的范蠡说:“越王这个人脖颈长,嘴长得象鸟啄。

这种人只能与共患维,不能同安乐。”

与商鞅一同参与秦国变法的尉缭子说:“秦始皇鼻梁高,眼睛长,胸膊象老鹰,声音象豺狼,寡恩薄信,心如虎狼。处境困难的时候甘居人下,一旦得志就会杀人如麻。这种人不能与之长期相处。”

叔鱼出生后,他母亲看了看说:“这孩子眼睛如虎目,心口象猪胸,鹰肩牛腹。山谷可以填满,而他将来却贪得无厌。”

晋国的叔向想娶巫臣家的女儿,她母亲不愿意。她说:“从前有仍氏生了个女儿,虽然肤色很黑,但长得很美,光彩照人,取名叫玄。后来嫁给了专管音乐的后夔,生下伯封,胸如猪腹,生性贪婪,取名叫封豕,整个氏族后来被后羿消灭,再没有人祭祀他们的祖先。三代人全部灭亡,都是因为娶了玄。你为什么还要重蹈复辙呢?上天生下绝世美人,足以改变人一生命运,假如不是有德性的人娶上,则遭祸患。”叔向害怕了,没敢娶巫臣家的这个女儿。

魏安僖王问子从:“马回性格梗直,有大夫的气节,吾想提拔他当宰相,可以吗?”子从说:“马回眼睛细长,视人象猪,长相虽然方正,但内心却很狡猾。我用这一经验相人,千万个人没有看错一次。依我看,马回不是长得不魁梧,然而我对他的双眼很怀疑。”

平原君看了白起的面相后对赵王说:“白起头小下巴尖,双目黑白分明,看东西目不转睛。头小下巴尖,说明这人行动果断;两眼黑白分明,说明他见事明白;目不转睛,说明意志坚强。这种人只能与之打持久战,不能与他针锋相对地抗衡。”

王莽长相口大下巴短,眼球突出,晶体血红,声音粗大,身高七尺五寸,挺胸仰视,高高地向下看左右两边。又有人说王莽眼睛象猫头鹰,嘴巴象老虎,声音象豺狼,所以能吃人,将来也会被人杀死。后来篡夺东汉政权,兵败被杀。

【经文】

夫命之与相,犹声之与响也。声动平凡响,穷乎应,必然之理矣。虽云以言信行,失之宰予,以貌度性,失之子羽。然《传》称:“无忧而戚,忧必及之;无庆而乐,乐必还之。”此心有先动而神有先知,则色有先见。故扁鹊见桓公,知其将亡;申叔见巫臣,知其窃妻。或跃马膳珍,或飞而食肉,或早隶晚侯,或初刑末王。铜岩无以饱生,玉馔终乎饿死。则彼度表扪骨,指色摘理,不可诬也。故列云尔。

【译文】

命运和相貌的关系,就好象声音与回响一样。声音从细微之处开始,回音在呼应后消失。这是必然的道理。虽说根据言语和相貌判断一个人就会发生象冤枉孔子的学生宰予和子羽那样的错误,然而《左传》上说:“没有忧虑却心情悲伤,那么忧愁一定很快到来;没有快乐的事却莫名其妙地突然欢喜起来,那么快乐也会马上降临。”这就是说,人们的心理和神志对即将来临的忧与喜有一种超前的感应,心神预感到后,就会首先在面容上反映出来。

因此扁鹊见到蔡桓公就知道他不久就要死去,楚国大夫申叔见到巫臣后就知道他会偷偷地娶亡了陈国后又被楚国俘获的夏姬。有的人生来高贵,骑着高头大马,吃着美味佳肴;有的人却象猛禽一样,飞来飞去找肉吃;有的人早年给人当奴隶,晚年却封侯称王;有的人起初对山珍海味不以为然,后来却落得饿死的下场。对于这些情况,相面的人一方面要揣度准他的相貌,另一方面还要摸清他的骨骼,根据他的神情,再按照相术原理进行预测,就能知道一个人的富贵凶吉。所以对于察相一法,是不应该轻易否定的。因此单列这一章,作为知人的参考。

【按语】

既然用人以知人为先决条件,所以《反经》的作者为后世提供了一整套知人的方法和经验,将这一问题作为全书的重点,给予了多角度、全方位的论述,源远流长的相术自然就咸了其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然而相术是一个极其庞杂专题,作者只能摘要迷之。至于后来出现子明清之际、托名陈拎秘籍的《神相全篇》当然不是作者所能得知的了。集相术之大成的《神相全篇》把相面术的要则归纳为“相人十法”,足以作为相术之经典性的概括,特录于此,作为本篇的补充,以便读者参考。

其法云:一取威仪。如虎下山,百兽自惊;如鹰升腾,狐兔自战。不怒而威,不但在眼,亦观颧骨神气取之。

二看敦重及精神。身如万斛之舟,驾于风浪之中,摇而不动,引之不来,坐卧起居,神气清灵;久坐不昧,愈加精彩。如日东升,刺人眼目。如秋月悬镜,光辉皎洁。面神眼神,俱如日月之明。辉辉皎皎,自然可爱;明明洁洁,久看不昏。如此相者,不大贵亦当小责,富亦可许,不可妄定。

三取清浊。人体厚者自然富责;清者纵瘦神长,必以责推之。浊者有神谓之厚,厚者多富。浊而无神谓之软,软者必孤,不孤则夭。

四看头圆顶额高。盖人头为一身之主,四肢之元。头方者顽高,则为居尊天子。额方者顶起,则为辅佐良臣。头圆者富而有寿,额阔者责亦堪夸。

顶平者福寿绵远。头扁者早岁艰难。额塌者少年虚耗。额低者刑克愚顽。额门杀重者早年困苦。部位倾陷、发际参差者,照依刑克兼观,不可一例而言,有误相诀。

文言文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