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唐诗 宋词 元曲 近代诗 文言文 写景的古诗 论语 诗经 孙子兵法 爱国的诗句 李白 杜甫
当前位置:查字典>>名著阅读>>十日谈>>故事第七

故事第七

  国王彼得听得一个民间少女热爱他,连忙去安慰哪位害相思的姑娘,把她许配给一个高贵的青年,自己只在她额上吻了一下,终生做她的骑士。
  菲亚美达的故事讲完了,人人都连声赞美国王查理的自制和慷慨,只有一位小姐,因为是个保皇党,所以没有赞扬他。接下去是潘比妮亚遵照国王的吩咐,讲述故事:
  可敬的小姐们,你们对于国王查理的赞扬,凡是明白事理的人都不会提出异议,除非有人为了别的原因,对他怀有恶感,那又当别论。我现在想起了一个故事,说的是国王查理的一个敌人对待我们佛罗伦萨一位小姐的恩德;这故事也和刚才那个一样值得赞扬,所以我很高兴讲给大家听听。
  当法国人被逐出西西里岛的时候,帕勒摩地方住着一个佛罗伦萨籍的药剂师,他名叫贝那多·普契尼,家道富裕。他有一个独生女儿,长得很美,已到了出嫁的年龄。那时阿拉贡的彼得做了那个岛上的君主,和他的臣僚在帕勒摩举行欢宴,并且照着卡达鲁尼亚的风习竞技比武,凑巧贝那多的女儿丽莎这天正和几位姐妹在窗口闲眺,猛见国王在赛马场上驰骋,不由得对他十分倾心,一双眼睛便舍不得离开他身上。君臣们宴罢人散之后,丽莎待在家里,一心只想着这位伟大崇高的“情人”。最使她苦恼的是,自己出身微贱,万难获得圆满的结局。尽管如此,她心里依然在爱着那位国王,只不过为了怕招来更大的烦恼,把满怀的柔情闷在心里不讲出来罢了。
  国王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知情,心里根本没有她这个人。所以她越发痛苦不堪。这位美丽的姑娘,相思一日深似一日,痛苦也有增无减,终于撑持不住,卧病不起,一天比一天消瘦,好象积雪在阳光下融化一般。她父母见了她的病情,都万分焦急,待她格外温柔疼爱,让她振作起精神来,一面又想尽办法,替她延医诊治,都不见效;她为了自己的一片痴情无从如愿,失望到极点,只想一死了之。
  有一天,她父亲答应她,不论她要什么,尽管说出来,他一定让她如愿。因此她转念何不在辞别人世之前,想个办法,让国王知道她的这片相思;便请求她父亲把敏奴丘·达雷佐请来。这位敏奴丘原是当时的一位大音乐家和歌手,很受国王的器重。贝那多只当作女儿丽莎想要听他唱歌奏乐,立即派人去请他。那敏奴丘原是个很随和的人,听得有请,立即去了。他先用一些好言好语叫那位姑娘开心,就拿起那随身带来的“维琐尔”,拉了一两文小调给她听,又为她唱了几支歌。他唱这些歌的用意,本是为了安慰她,谁料不唱则已,一唱反而把这位姑娘的爱情的火焰煽动得愈加炽热。姑娘立即跟他说,她想要单独和他说几句话;大家都走出去后,她于是说道:
  “敏奴丘,我把你当作一个最可靠的人。打算告诉你一件心事,希望你除了一人之外,千万不要说给别人听,至于这一个人,我马上就告诉你,还希望你多多帮忙。亲爱的敏奴丘,不瞒你说,在我们的国王彼得举行即位典礼的那天,竞技比武,给我瞥见了,我对他一见生情,以致今日病到这般地步,这是你亲眼看见的。我知道自己高攀不上一位国王,实在是痴心妄想,可是我这一片爱情别想压得下去,更不要说是一刀割断了;我苦恼得再也受不住了,只想一死干净,总比活着受罪强一些。
  “当然,如果就这样死去,我这一片痴情不让他知道,那我死也不会瞑目的。但要把我这番光景转告他,除了托付你以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适当的人了。我特地拜托你,请你无论如何不要推托;你去转告他之后,再来给我一个回音,那么,我也死而无怨了。”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
  敏奴丘对这位小姐的伟大的心灵,同时也对她打定的狠主意,感到惊异,也为她担心;接着,他就想到可以用正当的办法帮她一下忙,便说道:
  “丽莎,我向你担保,决不会拿你的事当儿戏;你爱上了这样一位伟大的国王,实在是心比天高,值得赞扬,我存心给你帮忙。只要你能安心静待,我包你在三天之内给你带来最满意的消息。好吧,不要浪费时间,我马上就去为你设法。”
  丽莎听了这话,再三拜托,同时答应她一定安心等待,于是和他说了再会。敏奴丘辞别了她,去到当代一个名诗人米可·达·西埃纳那里,说了不少好话,求他编写了下面一支歌谣:
  爱神,你快快飞去见我的君王
  告诉他,我为他相思苦难当;
  相思苦难当,不敢与君言,
  还是一死了却心念。
  爱神,请受我深深一拜,
  请你发慈悲,去到君王的宫殿。
  告诉他,我对他多爱慕,多想念,
  我的心儿为他燃起爱情的烈焰。
  啊,这片火焰烧着了我遍体通身
  我怕它会把我这条命烧成灰烬,
  叫我一辈子受苦,终身抱恨。
  想着他,我又是羞渐,又是害怕,
  啊,请你看在天主面上。
  把我这满腹的相思告诉他。
  爱神,自从我对他一见钟情,
  你从没有让我鼓起半点儿勇气,
  去向我那君王吐露我的情意,
  我只落得为他黯然伤神;
  叫我就这样死去,我哪里甘心?
  风流的君王他若知道我这般相思,
  未必对我毫不动情,干吗你总不肯
  鼓舞我去向他把心意表明?
  啊,爱情,都怪你不肯把我的心意
  去向君王表明,我才得了这相思病,
  你不肯为我捎信,不让我眉目传情;
  现在只求你可怜我,去到他身边,
  提醒他,只为了他举行盛典的那天,
  看见他在骑士中间,带盾持枪,英豪无双,
  我从此日夜相思,病人膏盲,
  憔悴得不象个人样!
  敏奴丘立即把这首诗配上曲调,衷婉幽怨,情景贴切;第三天就去到宫殿里,这时国王彼得正在用膳,见他来了,就请他和着他的“维琐尔”唱几支歌曲听听。于是他就唱起那支歌来,真是哀婉动人,王宫里没有哪一个不是聚精会神地静听着,听得出了神,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下,国王尤其是这样。敏奴丘唱完了,国王就问这支歌是哪里来的,他从来也没有听见过。这位歌手回答道:“陛下,这支歌编成歌词,谱成曲调,一共还不到三天呢。”
  国王又问,这支歌是为谁而作的;敏织丘回答道:“这事情除了王上一人之外,我不敢对任何人泄露。”
  国王很想知道其中的底蕴,等到用完饭,就把敏奴丘召进内室,敏奴丘把丽莎的话从头到尾都讲给他听了,国王说不尽的欢喜,连声赞扬那位小姐,说他非常同情这位高贵的小姐,又吩咐敏奴丘赶快去代他安慰她一番,告诉她说,国王在当天晚祷时分一定亲自去看她。
  敏奴丘得了这个好消息,欢天喜地,连忙收拾了他的“维琐尔”等什物,去到小姐那里,把一切情形都悄悄跟她说了,然后又和着“维琐尔”,把那支歌唱给她听。小姐喜出望外,病情立即有了起色,只盼晚祷时分,君王驾到;这事情她家里一个人也不知情,甚至没有看出一点形迹。
  国王原是个豪爽多情的君主,听敏奴丘说了这件事,在脑子里也不知想了多少次;加上他早已听说那位小姐的美貌,不禁加倍怜惜起她来。到了晚祷时分,他骑上了马,只说出去随便溜达溜达,便直奔那个药剂师的宅子,要求参观那药剂师家的美丽的花园。他在花园里下了马谈了几句话,就问贝那多,他女儿可好,是否已经出嫁。
  贝那多回答道:“王上,她还没有出嫁;害病害了好久,到现在还没有起床呢,不过说也奇怪,从今天中午起,就大大好转了。”
  国王一听心里明白,那位小姐为什么会好转得这样快,就说道:
  “天啊,这样美丽的一位姑娘,如果有个三长两短,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一定要去看看她。”
  过了一会儿,他只带了两个侍从,跟着贝那多一块儿去到她房间里,走近她的床前,只见她正提起精神,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国王立即拉住她的手说:
  “小姐,你这是何苦呢?象你这样一位年纪轻轻的姑娘,应该去安慰安慰别的人,怎么你自己倒先害起病来呢?我劝你看在我份上,把心情放得开朗些,振作起精神来,那你的病马上就会好了。”
  那位小姐给她最心爱的人握着手,虽然有些害羞,心里却欢喜得好象进了乐园一样,竭力打起精神来说:
  “王上,我怯弱的身子经不起过度的忧烦。所以才病倒了。谢谢你的好意,你不久就可以看到我好起来了。”
  这姑娘的弦外之音,只有国王一个人心里明白,国王于是更加敬重她,只是咒骂命运之神不该让她生在这样微贱的一个人家。他又安慰了她一番以后,就告辞了。
  国王的仁爱心肠,受到臣民的称颂,都认为这是那个药剂师父女的无上的光荣。那女儿受了这番恩宠,心里非常欢喜,对人生重新产生了希望,因此不到几天工夫,病体就复原了,而且出落得比往常更加娇艳。等到她完全恢复健康以后,国王和王后商量了一下,应该如何报答这位少女的一片真情。有一天,他就骑了马,带了许多贵族,来到那药剂师家里,进了花园,把贝那多父女请来;一会儿,王后也带着许多宫女们来了,接见了丽莎,她们都十分欢喜。一会儿,国王和王后把丽莎叫到一旁,由国王对她说道:
  “高贵的小姐,你对我满怀着深挚的爱。我应该报答你一下,希望你能够满意。我看你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打算给你选个丈夫,以后我还是做你的骑士。我只要吻你一下,此外再没有别的要求。”
  姑娘立刻羞得涨红了脸。顺着国王的心意,低声回答道:
  “王上,我也知道,如果人家晓得我爱上了你,一定会认为我发了疯,忘了我和你的身分悬殊;只有天主才看得透人心,知道我自从爱上你的一刹那起,我就晓得你是国王,而我不过是药剂师贝那多的女儿,不应当这样高攀。但是我想你一定比我了解得更清楚,天下男女相爱,并没有慎重考虑到双方是否适合,而只是从欲望和喜爱出发。我曾经几次三番地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犯这种通病,无奈怎样克制也没有用处,所以我才爱上了你,现在依然爱你,将来还要永远爱你。
  “可是,自从我爱上了你,我就打定主意,处处要以你的意志为意志;所以,我不仅乐意遵从你的命令,接受你赐给我的丈夫,好好地爱他,因为这是我的本份,我的荣誉;而且,你即使叫我赴汤蹈火,只要能叫你快慰,我也在所不惜。你知道,有了你这样的一位国王做我的骑士,我感到多大的荣幸,也用不着我多说了。至于你只要求我给你一吻,作为我对你的爱情的标志,那只有得到了王后的允许,我才办得到。你和王后都待我这般仁慈,我一辈子也报答不尽,但愿天主替我感谢你,报答你吧。”说完这话,她就住了口。
  王后很满意她这番回答,觉得这个姑娘果真象国王所说的那么贤慧。国王彼得立即把她父母请来,向他们说明了自己的用意,他们都非常高兴。于是他就召来了一位家境贫寒、出身高贵的青年,名叫培第康,当场给他几个戒指,把丽莎许配于他。国王和王后又给了那位小姐许多珍宝首饰,这还不算,另外又把塞法罗和卡拉塔贝罗塔两个富庶的采地赐给培第康,对他说道:
  “这两个采地赐给你,算是小姐给你的陪嫁。我们赠送你这件陪嫁的用意,日后你自会明白。”
  接着,国王又转过身去对小姐说:
  “现在我要向你索取你对我的爱情的果实了。”于是他双手捧住小姐的头。在她的前额上吻了一下。
  培第康、丽莎的父母、以及丽莎本人,都高兴异常;不久他们俩就备办了豪华的喜筵,欢欢喜喜地结为夫妻。
  据许多人说,国王对那位小姐一直信守诺言,终身以她的骑士自居。每次出去竞技比武,总是只佩带着那位小姐送给他的纪念品。
  他这种做法深得人心,给他的臣民们立了榜样。也给自己赢来了永久的名声。但是当今大多数的君王都变成了残酷的暴君,很少有人体会到这些事了。

上一篇:故事第七

下一篇:故事第八

名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