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唐诗 宋词 元曲 近代诗 文言文 写景的古诗 论语 诗经 孙子兵法 爱国的诗句 李白 杜甫
当前位置:查字典>>名著阅读>>十日谈>>故事第七

故事第七

  一位学者爱上一个寡妇,那寡妇叫他在雪地里等了她一夜。后来学者用计,在炎热的七月天把她骗上荒塔,叫她裸着身子,在烈日中晒了一天,让苍蝇叮、牛虻咬。
  小姐们听着卡拉德林上当的故事,笑个不停;要不是想到他给人偷了猪,还要赔上两对阉鸡,着实可怜,那她们还要笑得起劲呢。故事讲完,女王吩咐潘比妮亚继续讲下去,她当即这样说道:
  亲爱的姐姐们,一个人存心作弄别人,往往反而上了别人的当,所以刁钻促狭的事不见得真是聪明人所干的。我们听了好几个叫人发笑的故事,其中的人物都受了人家的愚弄,可是还没有人讲过受到愚弄的人替自己报复的故事。现在我就打算讲我们城中的一个女人——说来真是可叹,她不该存心愚弄别人,到后来自食其果,险些儿送了自己的命。我们听了这个故事,不是没有益的,也可以叫我们今后做人多懂些事,不至于作弄别人了。
  不多几年以前,佛罗伦萨有个少妇,叫做爱伦娜,她容貌姣好,出身高贵,家产又丰厚,所以十分爱摆架子。她嫁过人,丈夫去世之后,不愿再嫁,就在家守寡;其实她情有所钟,爱上了一个翩翩美少年。她本没有什么操心的事,托一个心腹侍女做牵线,时常跟他欢会。
  当时我们城中有一个青年绅士,叫做林尼厄里,在巴黎留学了多年,回到佛罗伦萨来,他才够得上称一声绅士,因为他求学的态度完全为了探究因果、明白事理,不象一般人那样读书只为了日后把知识零碎出卖。佛罗伦萨人因为他门第高贵,学问渊博,所以对他都很尊敬。
  大凡最有学问的人最容易陷入情网,林尼厄里就是这样。有一天,他参加一个宴会,在那儿遇见了爱伦娜,见她穿着一身黑衣裳(我们这里,寡妇都这样穿戴),照他看来,再没有哪个女人比她更美的了,而在他心目中,哪个男子,蒙天主的恩典,把她那雪白的身子搂在怀里,就是进入了天堂。他一再偷偷地望着她;他知道宝贵的东西不是轻而易举、垂手可得的,所以一心一意想奉承她,博得她的欢心,好称自己的心愿。
  那个少妇可也不曾把眼睛盯在地上,她洋洋自得,左顾右盼,留神可有谁在艳羡她的美容,所以很快觉察了林尼厄里对她的爱慕,就笑着向自个儿说:“今天总算不虚此行,倘若我没有弄错,我已经捉住一只呆鸟了。”于是不时对他眼角传情,故意叫他以为她也有了情意。她认为拜倒在她跟前的男子越多,就越发抬高自己的艳名,尤其是那个占有了她的爱情、享着艳福的男子,更会把她看成一个宝贝。
  我们那位学者如今把他的哲学全都丢在脑后,一心思念着她。又打听得她的家在哪儿,想出种种借口,天天在她家门前走来又走去,只想博得她的欢心。那娘儿胸有成竹,因此越发得意,每次看见他,只装得十分高兴的样子。这位学者后来走了她贴身使女的门路,说自己怎样爱慕着她家的女主人,求使女在她跟前多帮衬几句,成全成全他。那使女满口答应,把他的话全都告知了女主人,她听得放声大笑起来,说道:
  “这个人把他从巴黎得来的一肚子学问都丢到哪儿去了,你可说得上来?也罢,我们就成全了他吧,等他下次再来找你,就跟他说,我爱他比他爱我还厉害呢。只是我得保住自己清白的名声,才好在别的女人家面前抬起头来,他如果真象别人所夸说的那样聪明,那他一定会因此更加爱我了。”
  唉,愚蠢可怜的女人,竟然不知好歹,跟学者斗起智来!
  使女就跑去找到学者,传了口信。他欢天喜地,忙着给她写情书、送礼物,追求得格外热烈了。那娘儿统统受了下来,却除了口头上的道谢外,不让他得到什么实惠。她就这样叫他可望不可即,空巴望了好一阵。
  后来那娘儿把这回事全部告诉了她的情人。那情人不免妒忌起来,还很有些恼她呢。她为了表明心迹,让他知道他猜忌得毫没来由,趁着学者追求得她好紧,就打发侍女去向学者传话,说是承蒙他见爱,却始终没有机会报答他,但愿到了圣诞节那天,就是他们相会的佳期;不知那天晚上。他是否能够到她家院子里来守着,那么她一有方便,就可以出来会他。学者得到这个口信,竟成了全世界最快乐的人了。好容易挨到了那一天,那一个时辰,他就满怀着希望,前去赴约。使女把他领进院子,随手把门锁了,让他在那里干等着。
  屋里边,那娘儿早把情人约来,正伴着他吃晚饭,十分欢乐;饭罢,她才告诉情人她已经把那个学者关在院里,预备怎样发落他,还说:“现在你再不用吃醋啦,你可以亲眼看看我是怎样爱着他。”
  那情人听得她这么说,心里这份高兴可不用谈了。巴不得她马上说到做到。那天里刚巧下过一场大雪,到处都是积雪,只苦了那学者,还不曾在院子里立了多少时候,就觉得冷起来了,他真没想到天气会那么冷,但仍然耐心等着,以为再过一会就够他受用了。
  这时候,那娘儿在屋子里边跟她的情人说道:“让我们到窗口去,从那边格子窗里张望一下,看你的情敌在干什么,再听听他讲些什么;我已经打发使女去招呼他了。”
  他们就走到格子窗前向院里张望(院里的人却望不见他们),只听得使女从另一个格子窗里向学者说道:
  “先生,事情真不凑巧,我家的舅老爷恰巧今晚来探望少奶奶,跟她谈个没了,只得留他吃了晚饭,谁知他老人家到这会儿还不想走呢。不过我看他快走了,少奶奶暂时还脱不出身来,但是马上就要来会你的,她请你千万别等得不耐烦而生气呀,她在里边同样受罪,真把她急都急死啦。”
  林尼厄里只道这是真话,就说:“请回报你家少奶奶,在她能分身的时候,不必着急,不过希望她能够快点就快点来。”侍女就丢下他,回房睡觉去了。
  那娘儿在窗边向情夫说道:“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要是我真象你所猜疑的那样。对这个人有了情意,我还舍得眼看他在露天冻僵吗?”这么说了之后,她挽着情夫,两个儿上床去睡了。现在他真是大大放心,跟她在床上寻欢作乐,还把那个倒楣的学者当做笑柄。
  可怜那学者,他冷得没有法想,只好在院子里来回走个不停,想借此取暖。其实他就是想坐,也没有地方好坐一坐、躲一躲寒风。他只是把那个舅老爷咒骂着,不该赖着不走,听到屋里边有什么响声,就道是她来开门迎接了,谁知每回都叫他失望。
  那娘儿同情夫两个在房里尽情畅欢,到了半夜,她就跟情夫说道:“宝贝,你对于我们的学者有什么意见?你倒把他的智慧和我对他的爱情、放在天平上比一比,看到底哪个更有分量?前几天我跟你闹着玩,你心里一直打着疙瘩,那么我今晚里叫他冻了半夜。总该叫你消了气恼吧。”
  “心肝儿,”她的情夫回答道,“我现在才完全知道你就是我的幸福、我的安慰、我的欢乐、我一切的希望,而我也同样是你的一切。”
  “那么,”她说,“你快跟我亲一千个吻吧,那我好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那情夫果真把她搂紧在怀里,连连亲吻起来,何止是亲了她一千次,而是整整亲了她十万次。他们又这样调笑了一阵,那娘儿才说道:“我们暂且起来一会儿吧,我那个新欢在写给我的情书中总说,他整天都燃烧着一股爱情的火焰,现在我们去看看这火焰是不是低了几分。”
  他们就披衣下床,来到格子窗边,向院子里张望。只见那学者正在雪地里一股劲地欢蹦乱跳,齿冷得格格打抖,好象在同时打拍子似的。这种样子的跳舞,真是天下少见的奇观。
  那娘儿说道:“你怎样说,宝贝?你看,我岂不是不用嗽叭、不用风笛、也能叫别人大跳快步舞吗?”
  “你真有这本领,我的心肝,”他笑着回答道。
  “让我们下楼到门边去吧,你站着别响,我跟他说话,也许听他怎么说,跟看着他跳舞一样有趣呢。”
  他们就轻轻走下楼来,到了门边,那娘儿并不打开门来,只是从门孔里低声叫他。学者听见她的唤叫声,不由得谢天谢地,以为那是来开门放他进去了,就赶到门边,嚷道:“太太,我在这里,看天主面上,快开门吧,我要冻死啦!”
  “喔,不错,”那娘儿在里边应道,“下了一场小雪,天气可真是冷得要命,我真怕把你冻坏了。不过我听说,在巴黎,晚上冷得更厉害呢!此刻我还没法放你进来,因为我那该死的哥哥今晚到我这里来吃饭,现在还没走!不过他快要走了,等他一走,我立刻下楼来给你开门。我好不容易才能溜出来通知你,好叫你不要着急,再安心等待片刻。”
  “唉,太太,”学者发急了,“求你看在老天面上,开了门,放我到屋里来躲一躲雪吧!天又下雪啦——好大的雪哪,现在还下个不停呢!只要让我得到一些儿遮蔽,我就一直等候着你的方便好了。”
  “哎呀,我的心肝,”那娘儿在里面回答,“这不行,门一开,就会咿咿呀呀的发出声响来,我哥哥一定会听见的。我立刻去打发他走,那我就好回来放你进来了。”
  “那么请你快点吧,”那学者央求道,“请你再把炉火生旺了,让我进来烤一烤火,我已经冻僵啦!”
  “哪会有这样的事?”那娘儿说,“你不是常在写给我的情书上说什么你热烈地爱着我,燃烧着爱情的火焰吗?现在我明白了,你一向在跟我说着玩罢了。|1~我得走了,请你安心等着我吧。”
  她的情夫正在她身旁,听着这番话,好不得意。那娘儿说完这话,就和情夫上楼去睡了。不过他们上了床却不曾安安稳稳睡觉,只是寻欢作乐,取笑那个倒楣的学者,就这样把半夜工夫消磨掉了。
  可怜那学者给关在院子里,浑身颤栗,两排牙齿不住在打颤,活象只颧鸟。他这时候才明白过来,他是受人愚弄了。他几次想把院门打开,可是哪儿能推得动!此外又想不出其他逃出去的方法,他活象关在笼里的一头狮子。只是在院子里横冲直撞。他诅咒天气这么冷,那个女人心肠这样恶毒,那一夜这么长;他还诅咒自己为什么这样愚蠢,后来他愈想愈气,把原来的一片狂热的爱情,变为最强烈的憎恨了。他反复思考种种报复的办法——从前他多么渴望和她亲近,现在想报复的心,竟比从前更加迫切了。
  这一夜,真是亏他挨了过来。直到东方透出曙光,那使女一觉睡醒,才依着女主人的吩咐。下楼来给他开门,还假情假义地说道:
  “真该死,这个家伙昨天竟缠绕了一夜!他叫我们好象坐在针毡上,害得你冻了一夜。可是实情是这样,请你别见怪呀,好在错过了昨夜,将来还有补报的机会。我知道我家少奶奶为着这件事,再没有这样难过呢。”
  那学者正燃烧着一肚子怒火,如果他修养差些,这时一定要发作了;不过他知道如果要报此仇,不能打草惊蛇,所以隐忍了怒火,低声说道:“唉,昨夜里真不好受,我一辈子都不曾吃过这么大的苦头,不过我知道这是怪不得你家少奶奶,承蒙她怜惜我,还亲自下楼来向我解释,给我安慰,但愿正象你所说的,昨夜不能如愿以偿,往后还有机会。请你多多问候你家的少奶奶,再会吧。”
  说完之后,他不再停留,拖着一个冻僵的身子,踉跄回家,一到家里,就钻进被窝,昏过去了。等他苏醒转来,手足已软得没有一丝气力。他连忙叫人请了几位大夫来调理,大夫问明了病源,对症下药,加以他还是年富力强,天气又在回暖,所以过了一个时期,病情逐渐好转,筋也不抽,手足也能活动自如了;复原之后,他把自己所吃的大亏,紧记在心中,外表上却装得比往常更爱慕那寡妇了。
  事有凄巧,用不了多少时候,学者就找到了报复的机会。
  原来那寡妇所爱的那个后生,厌弃了她,另外结交了一个新欢,把从前的柔情蜜意都献给了另一个女人,撇下她冷冷清清,再也不管了。倒是她跟前的使女还有忠心,眼看女主人终日泪珠涟涟,茶饭无心,替她十分着急,却又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这失恋的痛苦。
  她正在思量,忽然望见那个学者象往常一样,在她家门口走过,居然灵机一动,有了个好主意,她的少奶奶失去了情人,何不用法术把他召唤来,听说学者的法术很大,她就把这意思向女主人说了。这位太太同样是个没有见识的女人,也不想想如果那位学者果真懂得法术,那他早已先替自己谋算了。她居然听信了使女的话,立即打发她去向学者探问,能不能帮这一个忙,如果承蒙他答应,那么凡是他的要求她无不乐于从命。
  女仆就把女主人的话一字不漏地向学者传达了,喜得那个学者不禁暗暗嚷道:“谢天谢地:报仇的机会来了,我这么一心爱她,她却害得我好苦。现在要叫这个恶毒的女人吃点儿苦头,也好消我这一口气!”他回过头来却向使女这么说道:
  “请回报你家少奶奶,别为这小事烦心,就算她的情人远在印度,凭我这本领,也能叫他立即赶回来投在她脚下,向她讨饶认错。不过到底该怎么办,必须当面奉告,请她几时有空,约好了地点,我一定去见她。烦你把这话转告她,请她尽管放心了。”
  使女归家,回报了女主人。后来她就约了学者在普拉托的圣霸西亚礼拜堂会面。她已把从前叫他险些送了命这回事忘了;两人见面后,他就把情夫怎样待她,以及她自己的愿望和盘托出,请求他出力帮助。
  学者说道:“太太,话虽这么说,我在巴黎留学的时候,兼修了魔法,而且自问很有心得,但是凡人作法,深遭天主痛恶,所以我立誓无论为人、还是为己,绝不妄用邪术;可是我爱你爱得这么深。你有什么要求,我怎么样也无法拒绝。即使我为了这一遭破戒,该堕入地狱,只要你吩咐,我就甘心做去。不过我先得向你声明,作法并非象你想象那样容易,尤其是一个女人想挽回男人的爱情,或是一个男人想跟一个女人重温旧梦,那就益发困难了。你也许还没想象到,因为这事全得当事人亲自做去,旁人帮不了忙,她还得意志坚定才行,因为这一切都得在深更半夜、荒僻无人的地方,独自个儿进行。我不知道你听了这话是否就吓退了?”
  那娘儿富于热情,欠缺的是智慧,就这么回答道:“我受着爱情的驱使,只要能夺回我那个负心人,什么事都办得到,请快告诉我应该怎样表示决心吧。”
  “太太,”那个怀恨在心的学者说道,“我得替你做一个白蜡人像,代表你想追回的人,等到给你送去后,你必须在那残月如钩的一个黑夜,睡醒头觉的时分,独自一人,手持蜡像,赤身****,跳人河流,洗浴七次,浴罢之后,你还是一丝不挂,爬上高树的树梢,或是荒屋的顶上。手持蜡像,面朝正北。接连念咒七次——咒语的字句我会另外抄给你。念完七次,就有两个绝顶漂亮、世所未见的童女,来到你面前,向你敬礼请安,恭侯你的吩咐;那时你只消依实直说,把自己的心愿告诉她们——可要小心别把你心上人的名字说错了——你把话说完,她们受命而去,功德就圆满了。于是你可以走下来,回到原处,穿好衣服,回家去了。不消等到第二夜半夜过去,你的情人就准会赶来,痛哭流涕,向你求恩讨情,宽恕他的过失,从此他就再也不会见异思迁,抛弃你了。”
  那娘儿听了这话,深信不疑,痛苦顿时减轻了一半,仿佛已经把情夫搂在怀里了,就说道:“不要担心,这些我都能够做到,而且我也想到一处最合适不过的地方。在阿诺纳河上流的山谷,我有一个农庄,靠紧河岸,现在又是七月,到河里洗个浴是非常惬意的。我还记得离河不远,有一座荒塔,塔下搁着栗木梯子,除了偶然有牧羊人走失了牲口,爬上顶去眺望之外,就很少有人到塔上去。我准备在那儿遵照你的指示做去,希望一切做得很到家。”
  那河流、农庄和荒塔,学者本来很熟悉,所以听得那娘儿的打算,好不欢喜,口中却说:“太太,那地方我从没有去过,所以农庄荒塔的地势都不知道,但如果真象你所说的那样,那的确是再理想也没有了。到时候我会给你把蜡像和咒语送去。不过将来你如愿以偿之后,知道我的确是替你尽心尽力,那你可不能把你的诺言忘了呀。”
  那娘儿答应他决不食言,就告别了他,回家去了。那学者看见他的计划第一着已经成功,高高兴兴赶回家去,做了一个蜡像,瞎编了一套咒语,到时候就把这两样东西送了去,又附了字条,嘱咐她必须在当夜依他的话做去。万勿延误。他恰巧有一个朋友,住在荒塔附近,所以自己就悄带了仆人,到朋友家里去躲着,好实行他的计划。
  那娘儿呢,也带了使女来到农庄上,一到晚上,她推说要早些儿安息,就把使女打发去睡觉。等睡醒头觉,她悄悄溜出宅子,来到阿诺纳河边、靠近荒塔的地方。她先向周围张望了一下,只见四野无人,也听不见什么声响,就剥下衣裳,藏在矮树丛里,手持蜡像,在河里沐浴了七次;于是又赤身****,手持蜡像,登上了荒塔。
  在天色将晚的时候,那学者已带着仆人,预先躲在荒塔附近的杨柳树下,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等她赤身****,走过他面前时,只见她那洁白的玉体在黑夜里发亮,又看见她一双乳房和其他部分都长得那么丰腴美好,再想起不多一会儿,她那身细皮白肉就要遭受怎样的折磨,他不觉起了怜惜之心。此外更有一阵肉欲袭来,使他难忍难熬,本来倒挂的东西竖了起来,使他恨不得从躲着的地方冲出来,抱住她求欢。在爱怜和肉欲的夹攻下,他几乎不能自持了。可是他猛地想起了自己是何等样人,从前吃了多大的苦头,为什么会吃这苦头,是吃谁的苦头,他又顿时怒火冲天,把爱怜和肉欲全都赶跑,因此咬紧牙关由她走过去。
  那娘儿登上了荒塔,面朝正北,把学者所写给她的咒语,喃喃背诵起来。他蹑步潜入塔中,把搁在塔顶的梯子悄悄搬走了,于是再静静等候着,看她在上面有什么动静。
  那娘儿念完了七次咒语,就等那两个俏丽的童女降临,可是从寒冷的夜里,直巴望到东方发白,也不见半点影踪。到这时,她才失望了。学者所说的话全不灵验。她又想道:
  “我怕他其实是叫我象他那样空等一夜,好出一口气吧,如果他怀着这样打算,那他就错了,今夜还没有他那夜三分之一长呢,天气冷热也差得多啦。”
  于是她想起天未大亮之前走下塔来,不料梯子已不在那里了。她这一急,好象脚下的地塌了下去,竟一口气回不过来,晕倒在塔顶上了。等她苏醒过来,就放声大哭,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学者作弄她了,她这才怨恨自己不该得罪学者,以后又把冤家当作亲信,自投罗网。她就这样越想越恨自己,再向四周观望,毫无可以走下塔来的办法,不禁又哭泣起来,向自个儿说道:
  “唉,你这苦命的女人啊,等到别人发觉你赤身****,待在这里。那时候你的兄弟、你的亲戚、你的邻居——不,还有整个佛罗伦萨人他们将要怎么说呢?人家向来把你当作一个正经的女人,这一下你的名誉可扫地啦;即使你能想得出什么理由来替自己辩白,可瞒不过那个该死的学者,他一定会出来揭发你的。唉,你这苦命的女人哪,你这一下失去了心肝般的爱人,又失去了名誉!”她这时候伤心极了,几乎想从塔上跳下,一死了事。
  太阳出来了,她倚墙眺望,看有没有牧童赶着牛羊经过,好托他去叫她的女仆。那学者已在树下睡了一觉,这时醒过来了,看见了她,而她也望见了他。学者先开口道:
  “太太,早安,仙女来过没有?”
  听着这话,那娘儿又放声痛哭起来,求他到塔内来,她有几句话同他说。他倒很有礼貌,依她的话走了过去,她伏在平台上,把头探出在楼梯口,哭着说道:
  “林尼厄里,说真话,从前我叫你受了一夜委屈,那么现在你已经完全报复了。如今虽然是七月,昨晚我一丝不挂,站在这里,可也真冷。再说,我哭得好苦,只恨自己不该捉弄你,又不该这样愚蠢,竟信任了你——我真是有眼无珠!
  “我求求你饶恕了我吧,你是决不会爱我的了,但你是一个正人君子,就算你不爱我,也为了看重你自己的缘故,请息怒吧,你既然已经向我报复,出了气,那么饶恕了我。把我的衣服拿来,让我下来吧。请你千万让我保留着我的名誉吧,你一旦剥夺了我的名誉,以后就是有意归还给我也办不到了。我叫你虚度了一夜,可是只要你答应,我可以补报你几夜的欢乐。我已经这样向你低头认罪了,你当真是一个君子,我求你就算大仇已报,放过了我吧。千万不要向我们女人逞显威风呀。一头猛鹰攫住一头鸽子有什么光彩可言呢?看在老天面上,看在你自己的荣誉分上,可怜可怜我吧!”
  那学者本来是只记得自己所受的侮辱,现在看见她又是哭、又是求,真是又得意,又心痛。得意的是他念念不忘的大仇已报了,心痛的是眼看她这样出丑受苦,也有些于心不忍;可是他的恻隐之心终于动摇不了他报仇的意志,所以说道:
  “爱伦娜夫人,从前在大雪纷飞的半夜里,我在你的院子中冻得半死,向你苦苦哀求,求你放我进去躲一躲风雪,虽然我不能够象你这样声泪俱下,婉转动听,可要是那时候你也可怜可怜我,那么现在要我答应你的要求,还不容易?如果你现在忽然比过去爱惜起自已的名誉来,觉得这样赤身****有些不雅观,那么你别来求我,去求另一个男人吧。那天夜里我在院子里冷得牙齿打抖、双脚直跳的当儿,你正赤身****睡在那个男人的怀抱里——让他来搭救你吧,让他替你送衣服来,替你拿梯子来,请你下来吧,让他来小心保卫你的名誉吧——因为你为了他的缘故,不止一千次象现在这样,拿你自已的名誉去冒险。
  “为什么不叫他来救你呀?只有他来救你才是最合适,你是他的情妇呀,他不来保护你,不来救你,还去保护谁、救谁呢?那天晚上,你跟他两人寻欢作乐的时候,你曾经问过他:拿我的愚蠢跟你对他的爱情比起来,照他看,究竟哪个强。|3~你这个傻女人,叫他来吧,你对他的爱,再加上你们俩的智慧,理该对付得了我的‘痴愚’,把你救出来啊。现在你不必把我不再需要的东西献给我了,假使我当真向你提出要求,你难道还能不答应?假使这一番你能活着回去,那么你去跟你的情人共度良宵吧,从此夜夜跟他享受良宵吧。我消受了一个良宵已经够了,不愿再上第二次当了。
  “还有,你奉承的手段实在高明,你以为叫了我一声正人君子,就能使我宽宏大量,再不计较你的罪恶行为,轻易饶过你了。可是我不象从前那样轻信了,不会因为你说了一句好话,就此昏头昏脑了。我有自知之明,这也得感谢你,我在巴黎留学了这几年,还不及在你那里的一夜受益多。
  “就算我是宽宏大量的,对你这种人也不应该表示宽大。对一头没有人性的野兽还用讲慈悲吗?要消灭它还来不及呢;只有对于人类,才谈得到宽宏大量。我不是什么猛鹰,你也不象鸽子;你是毒蛇,所以我把你看成死对头,要怀着满腔愤恨、拿出全身的力量,来对付你。说实话,我今天只是在惩罚你,算不得报复,所谓报复,要变本加厉、轻拳还重拳,而我现在对待你,还是客气的呢。如果我一想起你的狠毒,真的要向你报复,即使杀死一百个象你这样的女人也不能消我胸中这一口气,因为我杀死你,也只是杀死一个下贱无耻的女人罢了。
  “芸芸众生都免不了生老病死,你难道真是什么天生尤物,能比她们强?我又何必特别爱惜你的花容月貌?只要几年一过,你的额上就要刻满了皱纹,你这几分姿色就给摧毁无遗了。承你的情,叫我一声‘正人君子’,可是我这个正人君子没有给你活活弄死,并不是由于你心不够狠,我用不到感谢你。我只要在世上活一天,就比十万个象你这样的女人活上一千年更有用呢。
  “我今天叫你吃些苦头,也就是要你知道欺骗一个有头脑的人,尤其是欺骗一个学者,会得到怎么样的报;倘使你今天能够逃出这条命,要叫你从此以后,再不敢做这种蠢事。
  “你如果急着要下塔,那为什么不跳下来呀?或许天主会可怜你,叫你跌断了脖子,那么你的痛苦就解除了,而我也成为天下最快乐的人了。我要跟你说的话都说完了。我运用计谋把你骗上了塔顶;你既然能够愚弄我,为什么不设法自救呢?”在学者这么奚落她的时候,那个倒楣的女人哭个不停,后来太阳愈升愈高,她听得学者把话说完了,就说道:
  “唉,狠心的男子呀,如果那一夜千不该万不该得罪了你,叫你生这么大的气,如果在你的眼里,我是这样罪大恶极,不管我年青美貌,不管我声泪俱下、怎么苦苦哀求,都不能打动你的心,博得你一丝怜悯,那么至少你也得朝这方面想一想:我是因为完全信任你,把我的秘密全都告诉了你,才让你如愿以偿,使我在这里知过认罪,这样,你也就应该平息一些火气,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吧。如果我不信任你,你虽然报仇心切,也拿我无可奈何呀。
  “看老天面上,请你开个恩,饶了我吧。只要你肯饶恕我这一次,放我下去,从今以后,我就情愿舍弃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只认你做我的情人、我的夫君。虽然你方才把我的美貌奚落得一文不值,不过是昙花一现,可是跟旁的女人比较起来,我可以肯定说,我的美貌即使没有什么了不起,至少是男人追求青春欢乐的对象,而你现在并不老呀。尽管你对我这样狠心,我相信你总不见得当真忍心眼看我走投无路。从高塔上跳下来,死于非命吧;因为只要你当初不象现在那样虚伪,那么我在你的眼里该显得多么可爱!
  “唉,看在老天面上,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我吧!太阳渐渐热起来了,我受了一夜寒冷,现在真受不住这样的炎热了。”
  那学者跟她谈话,原为的是逗趣儿,就说道:
  “夫人,你信任我是为了想夺回失去的男人,并不是有爱于我,所以应该受到加倍的重罚。使你以为我多亏你自投罗网,才报得了仇,那你真是愚不可及了。我还有其他一千种报仇的方法呢。我表面上假装爱你,其实早在你脚下挖好了千来个陷阱,即使没有今天的事,你不久也势必要跌入其他的陷阱,那时候你所受到的痛苦和羞辱,就要比现在厉害得多了。我现在采用这个报仇的方法,并非是为了让你少受些活罪,而是为了可以早日出这一口气。
  “哪怕我条条计策都失败了。我还有一支笔,我要用这支笔淋漓尽致地写出你的丑史,传到你的耳里,叫你千悔万恨,一天有一千次愧不欲生。那笔杆子的厉害,只有曾经身受的人才能想象得到。我向天主起誓(他帮助我这一回报仇雪耻,但愿一直帮助我到底!),我真想把你的种种丑事都写出来,别说让别人谈到了,就是让你自个儿谈到了,也包管叫你羞得要挖去自己的眼珠,再也不要在镜子里看到自个儿的人影了。大海由小河汇流而成,你能埋怨大海吗?
  “我已经讲过了,我再也不稀罕你的爱情,也绝对不要你做我的情人。如果你有本事,你还是去做他的情人吧。从前有过一个时期我很恨他,现在我却反而感谢他了,因为他叫你受了罪。
  “你们女人只爱那班小伙子,爱他们皮肤白嫩、胡髭黑亮,身子笔挺,又会跳舞,又会比武;其实一个中年男人哪一样不及他们?而他还懂得许多小伙子不知道的事情。你们总以为小伙子骑起马来劲头大,一天可以比中年的男人多赶十来里路。我也承认,小伙子在绣榻上跳起舞来横冲直撞,确实有劲,可是中年的男人经验丰富,能够搔着痒处。好比那香甜精致的食品,哪怕少些,也比那一大堆不入味的食品实惠些。再说横冲直撞会把你(即使你怎样年青)弄得筋疲力尽;稳扎稳打虽然行动缓慢些,但是把你舒舒服服地送到了目的地。
  “你们这班没头脑、好象家畜般的女人呀,你们光知道外表漂亮,那美貌底下的污点你们就看不见了。一个小伙子是不肯占有了一个女人就满足的,总是见一个爱一个,还自以为有这样的权利。所以他们的爱情是不能持久的,你凭着切身的经验,就是一个现成的证人。那班小伙子自以为理该受到女人的宠爱和崇拜;他们扬扬得意,在别人面前夸耀自己有多少多少情妇。难怪有许多女人宁可和教士私通,正因为他们守口如瓶呀。你或许要说,你的私情只有我和你的贴身使女两个知道,如果你这样想,那么你错了。不管在他的周围还是在你的周围,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谈着你们俩的事,不过你自己听不见罢了,因为最有关系的当事人。往往总是最后一个听见。再说,那班小白脸无非是看中你的钱;而中年人却情愿送钱给你用。
  “所以我对你说,你看错人啦,你既然情愿跟他相好,那么和他相好到底吧;你从前嘲笑我,现在也到来找我吧。我已找到一个情妇了,她胜过你几倍,她比你聪明,能够了解我。如果你躲在高台上,还不明白我说话的用意,那么你纵身跳下来吧。等你的灵魂直跌进地狱里去|5~之后(这点我毫没疑问),你就可以知道,我眼看你跌得粉身碎骨,是伤心还是开心。不过我但怕你是不肯牺牲自己让我开心开心的。我教你一个办法:如果太阳晒焦了你,那么只要想想你叫我在大风大雪的夜里受冻的情景,那么冷热一调和,你就不会太灼热了。”
  可怜那娘儿听学者的口气分明绝不肯饶恕她了。就放声痛哭起来,边哭边说道:
  “唉,既然任凭我怎样向你求饶也不能打动你的心,请你为了对另外一个女人的爱情而怜悯我吧!听你说,她比我聪明,而你已获得了她的芳心;为了爱她的缘故,请你饶恕了我,把我的衣服拿来。让我穿了下来吧!”
  学者听她这么说,笑了出来,又看见太阳已近中午,就说道:
  “嗳,你既然拿我情人的名义来求我,那我倒不知道该怎样拒绝你了。告诉我衣服在哪儿。我去给你拿,好让你穿了下来。”
  那娘儿信以为真,稍觉心宽,就告诉他衣服藏在哪儿。谁知学者走出塔外,吩咐仆人监视着。不要让别人走进塔去,等他回来再说;这么吩咐之后,他就径直回到朋友家里,安闲自在地吃了午饭,然后独自午睡去了。
  那娘儿留在塔顶上,虽然因为存着幻想,精神稍为振作了些,但是阳光愈来愈热,她只得坐了起来,爬到靠墙的一小块阴影里,这样等着,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她一会儿盼着学者替她拿衣裳来,一会儿又完全绝望了。她这样胡思乱想,加以一夜没闭上眼,又忧伤过度,后来竞昏昏入睡了。
  现在已是烈日当空,万道火光直射在她那娇嫩的肉体上和没戴帽子的头脑上。可怜她的嫩皮肤经不起毒日头的无情烧炙,竟裂开来了,直烧得她从梦乡中痛醒过来。她忍不住把身子动一下,那晒焦了的皮肤竟就象烧焦的羊皮一样,稍稍一扯,就一块一块裂开来了,同时她又感到剧烈的头痛,仿佛刀劈一样——这还用得着奇怪吗?那平台变得沸烫火热,使她踏不下脚、坐不稳身子,哭哭啼啼的,躲到东也不是,躲到西也不是。加以这时候一丝风都没有,苍蝇牛虻成群飞来,栖集在她身上,狠狠地叮着她那裂开的皮肉,叮一口就象有一把利剑直刺进她肉里,因此她双手不断乱挥,忙着驱除虫子,一边咒骂她自己,又咒骂她的命运,咒骂她的情人和那个学者。
  烈日在头上烧炙,苍蝇牛虻又在周身乱叮乱咬,肚里又饿,更难堪的是:口里又渴,皮开肉绽,痛如刀割,心如乱麻,她勉强站起身来,四处张望,打算一看见人影,一听到人声就高声呼救,再也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可是合该她倒楣,那天酷热,附近的农夫都不下田干活,只在自己的屋边打谷子,所以除了断续的蝉声和滚滚的阿诺纳河外,她竟什么声息也听不到。阿诺纳河就在她眼前,可望而不可即,害得她口更渴了,同样地,她望见了一丛树,一块荫凉的地方。一所房屋,真是羡慕得要死。
  这个倒楣的女人所遭受的痛苦真是一言难尽。头上是火一般的太阳,脚下是灼热的平台,苍蝇牛虻只顾在她周身乱咬,她一身细皮白肉,昨夜还在黑暗里晶莹发亮,现在浑身红肿,鲜血淋漓,竟变成红土般的颜色了。不论哪个看到她现在这副情状,都要以为她是天下最丑陋的东西了。
  她就这样没有指望,也无计可想,恨不得一死了事,直熬到太阳快要西斜。再说学者一觉醒来,想起了那位风流娘儿,就回到塔边,看看她究竟怎样了,同时吩咐仆人回去吃饭。那娘几听见他的声音。拚着最后一点力气,也顾不得浑身的痛苦,挨到平台的出入口,哭着说道:
  “唉,林尼厄里,你报仇报得太过分啦!我害你在我的院子里冻了一夜,但是你使我在这塔上给毒日头晒了一天——不,在烈火里烧了一天,饥饿口渴得要死!我凭着天主的名义,求求你上来把我杀死了吧,为的是我自己没有勇气下这毒手,为的是我受尽折磨、只求死不想活了。倘使你不肯给我这个恩惠,那么最低限度,也得给我一杯水。让我润一润嘴唇,我的身体里好象火一样在烧,光靠我的泪水是不够的呀!”
  学者听着她嘶哑的声音,知道她已经支撑不住了,又约略望见她那被晒焦的躯体,听她说的一番话也着实可怜,因此不免多少生了一些伶悯之心,可是他仍然这样回答道:
  “恶毒的女人,如果你要死,就得你自己动手,可别指望死在我手里!你要我给你一杯水解渴,可是想一想,我在大风大雪里受冻的时候,你可曾送一盆炭火让我取暖?还有一点我是不甘心的!我冻坏之后,用烧热的臭粪来治疗,多么难闻;而你热坏了,却用沁人肺腑、芬芳扑鼻的玫瑰花露洒遍全身,这有多么适意。再说我冻了一夜,几乎变成残废,甚至性命都不保了。而你不过皮肤略为有些炙伤和剥落罢了,蛇蜕了一层壳,自会变得更加美丽。”
  “唉,我真是倒楣啊,”那娘儿嚷道,“但愿天主把这样得来的‘美丽’送给我的冤家吧!你真比野兽更残忍,怎么能拿这样毒辣的手段来折磨我呢?即使我惨无人道,杀了你全家,也不过落得这样的报应罢了。真的,即使是个卖国贼,让敌人屠杀了一城的男女老少,他应得的刑罚也不会比我受到的更残酷了。你把我放在火热的阳光下烧灼,让牛虻咬、苍蝇叮,你现在连一杯水都不给我!你要知道,就是那明正典刑的杀人犯,在他就刑的时刻,要求喝口酒,也照例要答应他的。你既然铁石心肠,眼看到死去活来,也不能动你丝毫怜悯,那我只有耐着性子等死,让天主来拯救我的灵魂吧。但愿你这种行为不曾逃过天主的眼睛!”
  她说完之后,就万分痛苦地把身子拖到平台中间,再也不存逃生的希望了。在万般痛苦中,最难熬的就是口渴得要命。几乎一次又一次地叫她昏了过去,她苏醒过来,就痛哭自己命苦。到了晚祷时分,学者觉得这口气已经出够了,就吩咐仆人把她的衣裳用自己的斗篷裹起来,一起来到她的田庄,只见那使女正坐在大门口,神色十分焦灼不安,不知如何是好;他对她说:
  “大姐,你家少奶奶怎么样了?”
  “先生,”她回答道,“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看她上床安睡,可是今天早晨走进她的卧房,人已不在了,我四处找寻,都不见影踪,我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中急得要命。不知道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儿她的消息?”
  他回答道:“要是我叫你跟她一起去,那就好啦,那我不但惩罚了她,也可以惩罚你的罪恶了!不过请放心吧,你也逃不出我的掌心,我总要叫你吃些苦头,看你下次敢不敢再欺侮人!”
  于是他回头对自己的仆人说道:“把衣裳给她吧,告诉她到哪儿去找她的少奶奶。”
  仆人就把衣裳拿了出来,使女接过衣裳,认得果然是女主人的,又听得林尼厄里的那番话,只怕女主人已经给他们杀害了,差点儿叫喊起来;等学者一走,她就带者衣裳、流着泪,急急忙忙向荒塔赶去。
  那一天,那娘儿的田庄里,恰巧有一个庄稼汉走失了两只猪,到处找寻。学者刚走之后,这庄稼汉就来到荒塔边,东张西望,寻找失猪,忽然听见有女人的哀哭声,就走进塔内,大声喊道:
  “谁在上头哭呀?”
  那娘儿听出是佣工的声音,就叫着他的名字,说道:“看在老天面上,快去把我的使女找来,帮她想法上来救我吧。”
  那庄稼汉也听出是女主人的声音,答道:“唉,太太,谁把你放到塔顶上去的呀?你的使女已找了你一天啦,但是谁想得到你却在这里呢。”
  他于是把移去的梯子放回原处,用柳条扎好梯上的横档。正在这个当儿,那使女赶来了,她进了塔内,迫不及待地拍手嚷道:
  “我的少奶奶,你在哪儿呀?”
  那娘儿听见她来了,拚命嚷道:“哎呀,我的亲妹妹,我在塔顶上呀,别哭啦,赶快把我的衣服拿来吧!”
  使女听见女主人的声音,这才略微定了心。庄稼汉把梯子扎好放好,便帮着她爬了上去,她上了平台,只见她的女主人赤身****,奄奄一息,躺在平台上,不象一个人,倒象是一块刚从火里箝出来的木头。她一见这种惨状,不禁抓着自己的面孔,号啕大哭,好象她那亲爱的女主人已经死了一般。那娘儿拿天主的名义求她别闹出声来,快帮助她穿上衣服。她从使女口里,得知除了那送衣服来的人和这儿的佣工,没有别人知道她在哪里,因此又稍微宽慰些,求他们千万别把这事声张出去。
  他们这样讲了几句后。那娘儿因为不能行动了,就由庄稼汉把她抱下塔来,使女跟在后面,一不小心,从梯上摔了下来,跌断了一条大腿,痛得她大声吼叫,好比一头狮子。那庄稼汉急忙把女主人放在一片草地上,回头来照顾使女,看见她已跌断了大腿。又把她抱起来,放在草地上和她的女主人躺在一起。那娘儿只望使女照顾她,谁知她也跌坏了,真是祸不单行,她越想越苦,竟又放声大哭起来,好不悲惨,害得那庄稼汉不但没法安慰她,反而陪她一起淌泪了。
  这时候太阳快要下山,眼看就要夜色苍茫了,那庄稼汉依着女主人的意思,赶回自己家中,叫他的妻子、两个兄弟带着一块木板,一起回到荒塔边,把使女放在木板上,抬回家去。那么稼汉还带来一瓶冷水,让女主人喝了,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抱着她走回家去,把她送进房中。
  庄稼汉的妻子伺候她吃了稀饭,又帮她解开衣裳,扶她上床睡觉。他们当夜设法把主仆两个送回佛罗伦萨。那娘儿本来十分狡猾,捏造了一篇谎话,说什么她们遭到凶神恶煞的作崇,因此两人得了这种怪病;居然骗得她的兄弟姊妹和其他的人个个相信。大家立刻请医生来替她调理,她忍受剧烈的痛楚,发了一场高热,脱了几次皮,还并发了其他的痛症后,总算逐渐痊愈了。那使女跌断的一条腿,也同时医好了。那娘儿吃了这个大亏后,从此死心塌地,忘了她的情人,再不敢卖弄风骚,愚弄男人了。那学者听说使女从塔上摔下来、跌断了腿,觉得这仇报得好不痛快,也就不去揭穿她们的隐私了。
  这就是一个愚蠢的少妇存心捉弄别人而得到的报应。她只道一个学者也象一般人一样,是好欺侮的,却不知道学者多半是比魔鬼还精明呢。所以,各位姐姐,千万别愚弄人,尤其是学者,更加愚弄不得。

上一篇:故事第八

下一篇:故事第十

名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