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查字典logo
当前位置:查字典>>百家姓>>哥舒

哥舒

  • 源于突厥族,出自南北朝时期古突厥族西突厥哥舒部,属于以部族名称为氏。西突厥,原是突厥汗国的西面可汗,在公元六世纪初期由达头可汗统领。早在南北朝时期,突厥族就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到了公元六世纪初,突厥民族盛起于阿尔泰山南麓,建立了人数多达数十万的军队,后在北周武帝宇文邕保定二年(公元562年)开始迁徙南下,建立了汗国体制,称突厥汗国。突厥兴起时,土门可汗弟室点密西征,役属西域铁勒各部、葛逻禄、拔悉密等诸部。室点密先是联合波斯消灭了白匈奴,以后又与拜占廷王朝结盟,进攻波斯帝国。在北周时期,突厥汗国内部已经开始出现分裂迹象,当时的达头可汗对突厥的总首领沙略可汗的蛮横十分不满。

    到了隋文帝杨坚开皇二年(公元582年),沙略可汗命突厥之一部的阿波可汗领军南侵,但随即被隋军击败。阿波可汗与达头可汗关系很好,因此沙略可汗藉口阿波可汗在侵隋的战争中先行溃退,出兵袭击了阿波可汗,阿波可汗被迫率部众投奔西部的达头可汗。于是,早已对沙略可汗不满的达头可汗联合了阿波可汗与沙略可汗对立,双方开始了穷兵黩武的相互攻击,于是整个突厥民族开始分裂为东、西两个突厥汗国。东突厥沙略可汗在隋朝北境一带活动,而西突厥达头可汗则在隋朝西北境一带活动,从此西突厥在西域称雄,以控制丝绸之路。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东、西突厥正式分裂,西突厥射匮可汗广开疆土,东起金山西到西海诸国都在他的统治之下,汗庭建在龟兹北面的三弥山,其弟统叶护可汗后来则把汗庭迁到石国北面的千泉(今乌兹别克共和国塔什干),派吐屯驻西域各国,收敛征赋。这个时期,是西突厥族最强盛的历史时期。唐太宗李世民贞观初年(公元627年),统叶护可汗被其伯父所杀,西突厥内部变乱迭起,贵族们纷相争立,西突厥部族中的“格苏部”乘机在此期间迅速壮大起来,并被唐朝历史文献正式记为“哥舒”,从此出现了“哥舒氏”这一族称以及姓氏。

    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唐太宗派大将军李靖出击突厥,其属下的前锋大将苏定方率军击败了东突厥族的颉利可汗,从此东突厥族在中国境内消亡。到了唐高宗李治永徽二年(公元651年),西突厥的阿史那·贺鲁自立为沙钵罗可汗,建牙帐在双河(今新疆博乐、温泉)和千泉,总领十姓部落,大体上控制了西域各国,并连连发动对大唐王朝的战争,不断袭扰唐朝庭州诸地。唐显庆元年(公元656年),唐高宗派葱山道大总管程知节开始征伐西突厥各部,前锋将军苏定方率军征讨西域,苏定方亲自率精兵五百名,越山驰进西突厥主要部落之鼠尼施部于鹰莎川(今新疆开都河),贼众大泼,苏定方率军斩杀千余名敌军,击败鼠尼施等部,山中到处是敌人丢下的车仗、牛马和粮食先。后因副大总管王文度阻挠,此役未能取得决定性胜利,程知节、王文度等人因此皆被唐高宗下狱。到了唐显庆二年(公元657年),苏定方晋升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西征,唐军先后击破破处木昆部,降嫩独禄万众。阿史那·贺鲁率兵车共十万人迎战,以为苏定方兵少,分散兵力以左右两翼同时进攻唐军。苏定方则利用敌人骄兵轻敌的弱点,令步兵在高地严阵防守,自己则率劲骑埋伏在外围。当阿史那·贺鲁军连续三次突击唐军步兵方阵都没能冲入而军容混乱、士气衰退之际,苏定方抓住时机出劲骑冲杀,突厥兵本已势衰,根本已经受不起唐朝生力军骑兵的冲击,结果唐军“屠三十里,斩首数万”,阿史那·贺鲁军大败。第二天,苏定方不以敌溃为胜,率军继续进击,突厥军不及喘息而纷纷投降,其首领阿史那·贺鲁领其子、婿等率数百骑向西逃窜。苏定方分兵两路紧逼夹击,死追阿史那·贺鲁直至石国(今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首都塔什干)西北的苏咄城,城主伊涅达干惧怕大唐军威,遂将阿史那·贺鲁父子诱捕,然后送往石国。石国王将阿史那·贺鲁父子交给唐军前锋大将萧嗣业和阿史那·元爽。至此,西突厥民族的主体灭亡,部众大部归降于大唐王朝,其中就有哥舒部。

    唐显庆四年(公元659年)冬,已经归降的西突厥铁勒思结部首领俟斤·都曼,胁迫所部及疏勒、铁勒等三部族叛离唐朝廷,自立汗城于葱岭以西的马保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城)。唐高宗诏令左骁卫大将军、邢国公苏定方苏定方为安抚大使,率兵征讨。苏定方选精卒一万,劲骑三千,立即出发,昼夜兼程行三百里,迅速抵达俟斤·都曼之地,其中的“劲骑三千”主要就是哥舒氏族人组成的骑兵。苏定方擅长的这种长途快速奔袭的战术再次发挥奇效,俟斤·都曼根本就没想到唐军这样快就到达,大惊失措,全军乱成一团,大败溃逃。苏定方仍然采用跟踪追击战术,把俟斤·都曼的残余团团包围起来,俟斤·都曼只好投降。苏定方俘献于朝后,当时有司提出如法定斩,苏定方向唐高宗请求说:“我已经向俟斤·都都曼传喻了陛下您的旨意,自动投降可免死,现在不应再杀他了。”唐高宗因此说:“既然是这样,该为你全信,不杀他了。”从此,中国西部的葱岭以西一带地区悉定。在此后的有唐一朝,突厥哥舒部族人以其骁勇善战著名,一直为大唐王朝所重用,并被赐予李姓。在唐王朝起用的诸多少数民族将领中,亦多有哥舒氏族人,例如著名的唐朝将领、重臣哥舒·翰。

    自唐朝以后,大部分哥舒氏族人之间融合到汉族之中,多以李氏、舒氏、任氏为汉化姓氏,另有一部分哥舒氏族人则融入到了回纥民族中,成为今天维吾尔族的先民之一。

  • 哥舒[哥舒,gé sū(ㄍㄜˊㄙㄨ),不可读作gē shū(ㄍㄜㄕㄨ)]

  • “哥舒”姓女宝宝取名
    哥舒己佩 哥舒椿宛 哥舒湘操 哥舒惠由 哥舒璧释 哥舒岚日 哥舒帆辛 哥舒文萧 哥舒英航 哥舒义彻 哥舒卢轩 哥舒路晨 哥舒岸慈 哥舒季台 哥舒更墁 哥舒合尚 哥舒青玲 哥舒婵琏 哥舒胡姬 哥舒驿育
    “哥舒”姓男宝宝取名
    哥舒贵燦 哥舒煌火 哥舒佑火 哥舒世时 哥舒喜鸿 哥舒恩剀 哥舒钊包 哥舒潮默 哥舒观奉 哥舒然勇 哥舒叆岭 哥舒锋地 哥舒孙博 哥舒克黉 哥舒仕沅 哥舒皓华 哥舒孝付 哥舒樟尚 哥舒申部 哥舒彻鼐
  • 历史名人

    哥舒翰

    (公元704~757年待考),安西龟兹人(今新疆库车)。著名唐朝将领、重臣。

    哥舒翰是西突厥族哥舒部落人,是大唐王朝起用的诸多少数民族将领中战功最为卓著的名将之一。

    按突厥族的习惯,常常以部落的名称为姓氏,哥舒翰的父亲是哥舒部落的首领,叫做哥舒道元,曾经做过唐王朝安西大都护府的副大都护,哥舒翰的家族世居安西,他也生在安西大都护府的所在地龟兹(今新疆库车县)。

    哥舒翰生在旺族,他家有权有势,也很有钱财。他在青少年时代,讲侠义,好纵酒,凡是别人有求于他,只要他答应了,就一定办到。哥舒翰为人正直刚毅,办事从容不迫,而且极守承诺。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偏爱赌博。一直混到四十岁,直到他父亲哥舒道元去世,他守丧三年,这才慢慢改掉爱赌的毛病。

    后来唐王朝任命哥舒翰去做长安县尉(县公安局长,科级干部),他嫌县尉太小,无法施展才能,一气之下,就跑到河西从军去了。他到河西的首府凉州(今甘肃武威)后,就投在河西节度使的门下当一名军官。不久,王忠嗣接替王侄担任节度使,又把哥舒翰提拔为衙将。

    哥舒翰喜欢读书,特别是对史籍<左氏春秋》、史籍<汉书>最感兴趣。由于他疏财仗义,下级军官和士卒们都很敬重他。于是王忠嗣就派他独当一面,去担任大斗军副使。大斗军驻防在大斗拔谷(今甘肃民乐扁都口),那里是河西走廊通往青海的捷径。因防守有功,哥舒翰被晋升为左卫郎将。后来吐蕃寇边,哥舒翰命部下分三队出击,拒战于苦拔海,他自己手持半段枪,身先士卒抵挡敌军的锋芒,一路冲杀所向披靡,从此威名远扬。

    唐天宝六年(公元747年),他担任了陇右节度副使、都知关西兵马使。陇右,就是今天甘肃的陇山、六盘山以西和黄河以东一带。关西,就是今天的函谷关或潼关以西的地段。在他到任以前,每到麦熟季节,吐蕃的酋长就率领部众到积石军来抢夺麦子,并且还狂妄地把积石军称做“吐蕃的麦庄”,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抢夺,却从没有人敢去阻挡。哥舒翰听了十分气愤,他派出两名将领带着军队去打埋伏,等吐蕃五千骑兵一来,他率领主力从城中奔驰出击,打得敌人丢盔弃甲,夺路而逃。伏兵四起,直杀得敌人匹马不还。

    哥舒翰有个家奴,名叫左车,年龄只有十五,六岁,臂力过人。每次出战,他就跟在哥舒翰身边,每当哥舒翰追上敌人,常常以枪搭在敌人肩头,一声大喝,吓得敌人赶忙回头,哥舒翰趁他回头,一枪刺中咽喉,挑起三、五尺高甩到地下,左车跃马上前割下头颅,敌军见了,无不丧胆。

    这年冬天,宰相杨国忠一看王忠嗣权限太大,对自己是个威胁,就唆使人告密诬陷王忠嗣,唐玄宗一怒之下,罢了王忠嗣的官。唐玄宗召见哥舒翰,拜他为鸿胪卿(专管少数民族事务的官职),并委他代行王忠嗣的陇右节度使的职权。哥舒翰全力保谏,营救王忠嗣,唐玄宗听不进良言相劝,起身退朝后宫走去,哥舒翰竟然冒着触犯皇上的罪名,追着求情,他言词慷慨,声泪俱下,使唐玄宗很受感动。于是对王忠嗣从宽发落,把削职为民改为贬官汉阳太守。朝中大臣们都夸赞哥舒翰是个忠义之人。

    唐天宝七年(公元748年)哥舒翰在青海湖建立神威军,不久被吐蕃人攻破,毁掉。他又在青海湖的龙驹岛上修筑应龙城,从那以后,吐蕃人害怕他的威力,再也不敢靠近青海湖了。于是吐蕃军队为了和唐王朝军队保持对峙的局面,就退守石堡城离唐王朝大军的驻地,道又远,路又险,攻打多次,总是拿不下来。

    唐天宝八年(公元749年),唐玄宗命全朔方、河东的十万少数民族的骑兵归哥舒翰调遣,不到十天,就把石堡城攻破了。为了嘉奖他的功劳,唐玄宗拜哥舒翰为特进(文散官的第二阶,相当于正二品)、摄御史大夫。唐天宝十一年(公元752年),加开府仪同三司(唐王朝时期为文散官第一阶,相当于正一品。开府仪同三司,即可以按照宰相、御史大夫、太尉三公的成例开府设官)。

    哥舒翰与安禄山的关系素来不和,两个人一到一起就发生口角。唐玄宗把他俩视为国家栋梁,常常劝他们和解以兄弟相称。唐天宝十一年冬天,两个人同时来朝,唐玄宗让宦官高力士在驸马崔惠童府上的池亭里摆御宴特地款待他们两人。

    哥舒翰的母亲是于阗尉迟氏,安禄山在酒席宴上故意和他套近说:“我的父亲是胡人,母亲是突厥族人,你的母亲是胡人,父亲是突厥族人,咱们俩的血统一样,应该亲近些才是。”哥舒翰回答说:“古人曾说,山野中的狐狸对着洞窟而嚎,那是忘本的行为。”安禄山以为这是哥舒翰在讽刺他是胡人,大怒,指着哥舒翰骂道:“你这个突厥族野老竟敢如此无礼。”哥舒翰正要对骂,高力士急忙劝阻。

    唐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唐玄宗封哥舒翰为凉国公,食实封二百户,并正式任命为河西节度使。不久又晋封为西平郡王。当时杨国忠和安禄山争权,几次秘密奏明皇上,说安禄山要谋反,因此他就想法扩大哥舒翰的职权,借以和安禄山的势力抗衡。唐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拜哥舒翰为太子太保兼御使大夫。

    哥舒翰好纵酒,姿情声色。有一次,他到土门军视察,去浴室洗澡,由于酒精中毒,又受了风寒,就晕倒了,好长时间才苏醒过来。因此,他只好回到长安,在家抱病不出。

    后来,当安禄山起兵造反,封常清和高仙芝连连失败,唐玄宗无奈,不得不求助于这位身患重病的老人了。唐玄宗拜哥舒翰为皇太子先锋兵马元帅,要他统领二十万大军出征御敌,去前线镇守潼关。唐玄宗亲自在勤政楼犒劳他,并且命满朝文武百官到郊外为他饯行。

    唐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唐玄宗任命哥舒翰为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政事。按唐王朝官制,皇帝之—下,中央设尚书、中书、门下三省,三省的长官尚书令、中书令和侍中同为宰相。唐太宗之后,尚书省不设尚书令,仆射即是尚书省的长官。唐中宗以后,仆射、中书、门下省平章,政事者,不得为宰相,因此在哥舒翰的尚书左仆射的头衔下,又加上了“同中书、门下平章”,就可以执行宰相的职权了。

    哥舒翰一到潼关,就有谋士劝他说:“现在安禄山造反,他打的旗号是以诛灭杨国忠为借口,如果你留下三万人马驻守潼关,然后就带领十七万精兵去诛杀杨国忠,那么安禄山就是出师无名了,你以为如何?”哥舒翰心里赞同,可是他并没有去做。

    偏巧,这个机密却被他身边的人向杨国忠告发了。杨国忠一听心里非常害怕,于是他向唐玄宗奏了一本:“臣闻兵法最讲究居安思危,眼下我们把兵力都集中到潼关去了,又没有后继兵源,万一潼关失守,京城也就难保了。”经唐玄宗批准,又招募一万人马屯于霸上,杨国忠令其心腹杜乾运统领,名曰后卫,实际上是用来防止哥舒翰回兵京师诛灭他的。

    哥舒翰一看杨国忠先下手了,就上表奏明唐玄宗把杜乾运的兵马让他统管,唐玄宗准奏,哥舒翰就以到潼关议事为名,把杜乾运给斩了。从此哥舒翰心事忡仲,风湿症更重了。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己无法处理军务,只好把军事大权交给了行军司马田良丘。让田良丘执掌兵权,好多将领不服,他们不听调遣,各自为战,把一个好端端的军队搞成个七零八散,失去了统一行动,战斗力大大减弱了。

    起先,当哥舒翰一出任讨伐“安史之乱”的兵马元帅时,他就向唐玄宗建议说:“陛下请不要担心,别看安禄山占领了河朔一带,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很不得人心,只要我们坚守城池,不让他的势力再得到发展,困上他一段时间,他们内部就会发生争权夺利的矛盾,造成自相残杀,等他们的力量减弱了,我们再出兵征讨,是很容易打败他们的。眼下他们锋芒毕露,一致对外,我们就是付出重大伤亡,要想战胜他们也是非常困难的。”唐玄宗求胜心切,不但不采纳哥舒翰的计策,还强令哥舒翰马上出兵。

    当时安禄山手下有一员大将叫崔乾裙的很有谋略,他把自己的精锐部队隐蔽起来,却装成毫无戒备的样子,唐玄宗却信以为真,就让哥舒翰先去打他。哥舒翰劝唐玄宗说:“安禄山是个久经沙场的人物,他怎会容许他的部下毫无戒备呢,这明明是个阴谋,我们千万不能中他的圈套。况且贼兵从远道而来,利在速战速决。我们官军原地未动,利在坚守,因此,我们是不能轻易出击的,否则,就很容易上当。”

    杨国忠害怕哥舒翰诛灭他,就一味唆使唐玄宗出兵。唐玄宗由于久处太平,不懂军务,也就听信了杨国忠的话,派遣宦官边令诚前去督战,哥舒翰不得已,乃率军出关迎敌。

    唐天宝十五年(分元756年)农历6月8日,哥舒翰率军出灵宝县西,与贼兵交战,崔乾裙只有几千人,他们且战且走,直到把二十万官军引诱进一条死胡同,就去占据制高点。哥舒翰一见南面是峰峦陡峭的祁连山,北面是汹涌澎湃的黄河,前面又有贼兵居高临下,控制着通道。官军就象竹筒中装满的豆子一个挨一个前挤后拥的向前滚。

    哥舒翰明知中了贼人的奸计,想要摆脱困境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乘浮船在黄河中流指挥战斗。当时,唯一的出路,就是冲破前面贼兵的堵截,他一看崔乾裙的兵马少,就督促将士奋勇前进,将士们为了活命都夺路冲锋,队伍一下子全乱了套,指挥失灵。

    下午天气骤变,刮起东风,崔乾裙一看时机到了,急忙命令部下把几十辆装满干草的大车点着,纵火焚烧,顿时烈焰腾空而起,浓烟弥漫,呛得官军睁不开眼,看不清路,后军见前军一乱,以为吃了败仗,互相排挤践踏,好多人掉进河里,死者数万人,号叫之声惊天动地。一些人无奈只得把器械,枪棒捆绑在一起做成筏子渡向北岸。活下来的十个人中也剩不下一两个了。

    官军惨败已成定局,哥舒翰率领几百名骑兵突围,突围后,在归途中歇息的时候,哥舒翰被他的部将火拔归仁捆绑起来,去向安禄山邀功领赏,安禄山一见哥舒翰,便狂放地大笑:“哈,哈,哈,你这个高傲的突厥族呀,今天还敢轻视我吗?”

    哥舒翰挑战式说道:“哎!安禄山,有种的,你就杀了我。”

    安禄山却狡猾地说:“不,我要你活下来,对我面君称臣,为我所用。”可是,哥舒翰并没能使安禄山称心如意。不久,安禄山不耐烦了,就叫他的心腹暗中将哥舒翰杀死了。

    在清朝初年的隐士蘅塘退士与妻子徐兰英编选了《唐诗三百首》作为其私塾的课本,是古今唐诗读本中,流传最广、最受大家喜爱的版本。其中就收进了一首题为史籍<哥舒歌>的五言绝句,诗中写道:“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这首诗的内容充分地反映了唐王朝居住在陇右一带的黎民百姓对哥舒翰的信赖和赞颂。

哥舒的网络红人

  • 暂无姓为哥舒的网络红人